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9章 须知古今事,棋枰胜负,翻覆如斯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本来只是早上九点钟光景,因为要办寿筵,陶府里外已经热闹极了。大门外请了俄国乐队奏迎宾曲,三小姐自然是总招待,外面委了督军府的一位管事总提调。到了十点钟,陶府大门外一条街上,已经停了长长一溜汽车,那些卖烧饼水果的小贩,夹在汽车阵里,专做汽车夫的生意,半条街上都只闻喇叭声、说笑声、鞭炮声,那一种热闹,令得路人无不驻足围观。管事带着陶府的警卫,安排停车、迎宾、招待……只忙了个人仰马翻,才将水泄不通的马路维持出一个秩序来。

  静琬换了件衣裳,就出来招呼客人。那些承军的女眷都已经陆陆续续到了,常太太瞧见静琬,夸道:“尹小姐今天真是春风满面,哎哟,这条项链……”只是啧啧赞叹,那些太太少奶奶小姐们,最是爱这样的珠宝,众星拱月般将静琬簇拥着,那串项链本来绕成三匝,每一匝上镶了金丝燕的钻石,配上绕镶指甲盖大小的宝石,虽然没有灯,但映在颈间,灿然生辉。徐太太道:“尹小姐生得太美,也只有这样的项链,才是锦上添花。”静琬笑吟吟的问:“怎么没见着徐统制?今天请了卢玉双卢老板来唱堂会,徐统制这样爱听戏,可千万别错过了。”徐太太答:“说是今天六少叫他们去开会了呢。”静琬这才想起来的样子,说道:“正是,早上六少还对我说,怕是中午要迟一点过来。”徐太太听她顺嘴这么一说,不由向慕容三小姐抿嘴一笑,意思是这两个人感情这样好,原来大清早就已经见过面了。

  等到了十一点后,客人都已经到了十之八九,静琬虽然在宾客间周旋,听着那喧哗的笑声,一颗心就像是在热水里,扑通扑通的跳着。三小姐并不知情,走过来对她说:“还有二十分钟开席了,若是六少赶不过来,就再等一等吧。”静琬听见说只差二十分钟就十二点了,而大厅里人声鼎沸,四面都是嘈嘈切切的说笑声,前厅里乐队的乐声,又是那样的吵闹,饶她自恃镇定,也禁不住说:“我去补一补粉,这里太热。”三小姐细细替她瞧了,说:“快去吧,胭脂也要再加一点才好,今天这样的好日子。”

  静琬于是走回自己住的小楼里去,那楼前也牵了无数的彩旗与飘带,用万年青搭出拱门,上面簪满了彩色的绢花,十分的艳丽好看,可是因为大部分的下人都到前面去招待客人了,这里反倒静悄悄的。她走进来时也只有兰琴跟着,刚刚正预备上楼,忽听人唤了声:“尹小姐。”静琬认得是慕容沣的一个心腹何叙安,忙问:“六少回来了?”

  何叙安低声道:“请尹小姐这边谈话。”静琬就吩咐兰琴:“你替我上楼去,将我的化妆箱子拿下来,还有,将我那条粉红色的手绢找出来。”自己方跟着何叙安,穿过走廊,到后面小小一间会客室里去。那会客室里窗帘全放下来了,屋子里暗沉沉的,亦没有开灯,有两个人立在那里,可是晦暗的光线里,其中一人的身形再熟悉不过,她脑中嗡的一响,眼泪都要涌出来,只是本能一样扑上去,那人一把搂住她:“静琬。”她含泪笑着仰起脸来:“建彰,我真是不敢相信是你。”许建彰紧紧的搂住她:“我也是做梦一样……静琬,真的是你。”

  何叙安轻轻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尹小姐,六少吩咐过,如果十一点半钟之前他没有打电话,就将许先生释放,送到尹小姐这里来。”又递上一张车票,正是与她那张车票同一列火车。静琬心中一震,那车票虽只是轻飘飘的一张纸片,可是接在手中,直如有千钧重一般。想起早晨他就是在这间屋子里,跟自己话别。他的眼底映着自己的倒影,情深如海,而那日结拜之时,他一仰面喝下酒去,眼里闪过稍纵即逝的痛楚,便如那酒是穿肠蚀骨的毒药一般。可是他替自己样样都打算好了,连这最后一件事,都已经安排妥当。她心里乱如葛麻,思潮起伏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  许建彰见她心不在蔫,而自己的一腔疑惑,不得不问:“静琬,他们怎么将我放出来了,你是走了谁的路子,这样大的面子。”又问:“这里是哪里?”他的提问,她一句也不能够解释,更是无从解释,只简短的答:“等我们离开了这里,我再告诉你详情。”转脸问何叙安:“六少人呢,还在帅府?”

  何叙安摇了摇头,说:“我只负责这件事,旁的事我都不知道。”建彰不由插话问静琬:“六少?慕容六少?你问六少做什么?”静琬说:“我欠六少一个人情。”这中间的来龙去脉,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,建彰哦了一声,像是明白了一点,说:“原来是他。”他在狱中,曾经听狱卒说道:“你真是好福气,上面有人,这样照应你。”今日突然被释,自是满腔疑惑,见静琬吞吞吐吐,更是疑云四起。恰好在这时侯,屋子里那人来高的大座钟,铛铛铛的响起来。静琬听到那声音,似乎被吓了一大跳,转过脸去,瞧着那钟的时针分针都重到了一起,只是怔怔的出神。

  许建彰叫了一声“静琬”,她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过了一会儿,方才自言自语:“十二点了。”许建彰接过她手中的火车票,看了看方讶然:“这是半个钟头后的火车,咱们要走可得赶快了。”静琬嗯了一声,只是听着前面的隐约的乐声人声,不一会儿,听到有人脚步声往这边来了,越来越近,她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,可是那步声轻快,而且不是皮鞋的声音。那人一直走进来会客室里来,她才认出是陶府上房里的周妈,周妈道:“我们太太差我来告诉尹小姐,到了开席的钟点了,可是六少还没有过来,准是开会开迟了,所以想往后延一刻钟再开席。”

  静琬心里一阵的发虚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点了点头。见周妈打量许建彰,忙道:“这是我的表兄,告诉太太,我马上出去。”许建彰听她将自己称作表兄,更是疑惑,嘴角微动,终于强自忍住。等那周妈一走,又问:“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静琬说道:“这里是陶府,我为了你的事,暂时借住在这里。”许建彰道:“既然我已经没事了,那你去向主人家说一声,我们就告辞吧,这样打扰人家。”静琬轻轻的咬一咬牙,说道:“你先走,我搭下一班火车。”

  许建彰万万想不到她说出这样一句话来,问:“为什么?”静琬说:“现在我还不能说,明天你就明白了。六少放了你出来,我欠他一个人情,我得当面谢谢他。”许建彰终于忍不住:“六少长,六少短,你是怎么认识的六少,他又怎么肯将我放出来?”静琬听他话语中大有疑己之意,心中激愤难言,反问:“你难道不相信我?”

  许建彰道:“我当然是信你的,可是你总得跟我解释清楚。”静琬怒道:“现在你叫我怎么解释,他将你放了出来,你不但不承情,反倒这样置疑。”何叙安在一旁低声劝道:“尹小姐,还是边走边说吧,六少专门叮嘱过我,务必送尹小姐上车。”静琬将脸一扬,说道:“六少既然如此待我,我安能扬长而去?请何先生送建彰去火车站,我搭下一班车走。”

  许建彰虽然好脾气,此时也顾不得了,冷冷的道:“你不走,我也不走。”静琬将脚一跺,说:“你不信我就算了。”对何叙安道:“麻烦你带我去见六少。”何叙安大惊,许建彰问:“你去见他做什么?”静琬淡淡的道:“人家救了你的命,我总得去谢谢人家。”许建彰再也忍耐不住:“人家为什么肯救我,你为何不明白告诉我?”

  静琬目光直直的盯在他身上,过了半晌,方才嫣然一笑:“是啊,人家为什么肯救你?你心里已经有了猜疑,为什么不明白说出来?”许建彰心中懊悔,可是瞧见何叙安去监狱提释自己,监狱长对他那样毕恭毕敬,明明他是个地位极高之人。可是这位何先生,在静琬面前,亦是恭敬异常。静琬一介女流,叫承军中这样的人物都服服帖帖,自然令人诧异,而他们交谈之中,总是提及慕容沣,可见她与慕容沣之间关系,非同寻常。他脑中疑云越来越大,汹涌澎湃,直如整个人都要炸开来一样。心中难过到了极点,可是静琬的神色间,没有对自己的多少关切,反倒又对何叙安道:“我要见六少。”

  何叙安迟疑道:“尹小姐,不成的。”静琬心中亦是乱成一团,千头万绪,不知该从哪里清理。可是一径的想,自己与他有结拜之义,相交以来,他一直以礼相待,此番情势紧迫下,仍替自己筹划这样周到。他现在安全堪虞,自己绝不能一走了之。她须臾间便有了决断,对何叙安道:“事已至此,静琬决心已定,请何先生成全。”

  何叙安平日见她娇娇怯怯,此时听了她这样一句话,心中暗暗叫好,觉得这女子重情重义,竟然将生死置之度外。道:“六少有过命令,我不能违背。可是尹小姐若不愿去车站,我也自不能强迫。”静琬微微一笑,对建彰道:“你就在这里等我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许建彰说:“我跟你一块儿去。”静琬明知局势不明,前途未卜,瞧那时钟,已经是十二点二十分,而三小姐仍未差人来请自己入席,那么慕容沣定然还未回来。她一时间也向许建彰解释不清,更不愿再耽搁下去,只说:“你不能去的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许建彰还要说话,静琬已经道:“何先生,麻烦你在这里陪着许先生。”何叙安答应了一声,许建彰激愤至极,抓住她的手臂:“静琬,为什么?”

  静琬道:“我没有负你,若你信我,你就知道我不会负你。”她目光热烈,注视着他:“建彰,我定不会负你的。”许建彰见她眼中只是如两簇小小的火苗,燃着那样的执着,心里知道她这个样子,是绝不会改变主意的。而他心里,也不愿去想那样不堪的事情,只是说服自己,静琬这样,定然有她的道理。他终于慢慢放开手来,说:“好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  静琬走出去,三小姐正在着急,低声对她说:“六少说是一定来的,怎么这时侯还没过来。”静琬道:“我想去帅府里,亲自请一请六少。”三小姐含笑道:“也好。”安排了汽车,送她去帅府。静琬坐在汽车上,心里便如有一百面鼓狂敲乱击着一样,陶府与帅府之间,不过短短几分钟就到了。她远远看到帅府前警备如常,心中七上八下,强自镇定。

  她在前面就下了车子,门上的人自然熟识她,笑道:“尹小姐来了?六少还在后面开会呢。”她不知情势如何,答应了一声,顺着走廊走到那座青砖楼里去。正巧沈家平从楼中出来,一见着她,不由露出一丝喜悦,不动声色的道:“尹小姐好。”静琬答应了一声,问:“六少呢?”沈家平道:“刚刚开完会,常师长正拉住六少在发牢骚,还有徐统制,三个人一直说到现在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向静琬递眼色,静琬心中怦怦乱跳,穿过大厅,走到后面的花厅去,近侍替她推开门,她一面往里面走,一面就笑着道:“六少,你答应人家的事,怎么半分也不放在心上。”

  慕容沣正被常德贵拉住了不放,若要扯故走开,徐治平那个人是十分精细的,只怕他会见疑。此时乍然听到她的声音,心中说不出是惊诧还是欢喜,更有一分忧心如焚。见着她进来,板着面孔道:“你来做什么?我这里有正经事。”

  静琬笑道:“菜都上了桌子了,戏也唱到正精彩,客人也都到齐了,六少答应给我做生日,这会子却还在这里。”又对常德贵笑道:“常师长,今天中午替我陪六少好好喝一杯,六少每次总是夸师长的酒量呢。”薄嗔浅怒,眼波如水,瞟了慕容沣一眼:“走吧,再不走,我可真要恼了。”不由分说,拽住慕容沣的胳膊,就往外走。回头又对徐治平嫣然一笑,说:“徐统制也快来啊,那边等着开席呢。”

  徐治平见慕容沣一脸的无奈,已经被她拉着走到门口,心念忽动,叫道:“六少,我还有话说!”静琬心中着急,抢着道:“统制到酒席上,有多少话说不成?快去入席吧。”徐治平心中疑惑,但见她娇怯怯的样子,想着其中若是有诈,也不会由一个弱女子来发作,这一转念间,只见常德贵已经大步流星往外面走去。徐治平犹豫了一刹那,也跟着往外走去。

  慕容沣一走出花厅,就从怀中取出烟盒,啪一声弹开,道:“来人,点烟。”两边走廊下埋伏下的人,听到这句话,一涌而出,向着徐、常二人扑去。常德贵犹未回过神来,人已经被按在地上,徐治平见机不对,大叫一声,从后腰抽出一把手枪,就向着慕容沣扑去。沈家平早就纵身一跳,将他死死抱住,两个人滚在地上,众卫戍近侍都慌忙冲上去。

  向来的规矩,承军的诸部将入帅府是不许佩枪的,徐常二人也早在门上就解下了佩枪,徐治平竟还在身上暗藏了一把手枪。慕容沣见形势混乱,倒还十分沉着,护着静琬往后急退,只见三四个人已经按住了徐治平,将他的枪夺下来,正是微松了一口气,忽听常德贵一声暴喝,整个人将那些侍从甩开,他本是承军中有名的猛将,这一跃之下,那些侍从哪里按得住?说时迟那时快,他一扬起手来,原来竟然也藏着枪,只听“砰砰砰”连着三响,如同迅雷不及掩耳,一名侍从飞身扑过来挡住,慕容沣只觉得身子剧烈一震,静琬却是失声叫了一声,滚烫的血已经滴在手上,那些侍从们已经将常德贵重新按住,用牛筋将他双手双腿都捆起来。常德贵犹在地下乱骂:“慕容沣,你这个王八蛋!老子辛辛苦苦替你老子打下这半壁江山来,你这个兔崽子竟算计老子,有种你跟老子单挑!老子今天没打死你,老子死不瞑目……”嘴里被塞了两个麻核桃,再也骂不出来了。

  两个人已经被捆得如同粽子一样,沈家平早吓得魂飞魄散,只抢过去看慕容沣手上的血:“六少,伤在了哪里?”慕容沣却抓住他衣襟:“去叫大夫,快去叫大夫!”沈家平这才见到他怀里的静琬面色如纸,衣襟上汩汩往外涌着血,竟然是受了重伤。早有侍从飞奔着去打电话了,慕容沣却紧紧抱着静琬,那样子像是陷阱里的困兽一般,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,眼中闪过骇人的光芒来,他一把夺过沈家平手中的枪,沈家平只来得及叫了声:“六少!”他已经对着常德贵的头,沈家平大惊,只听砰砰两声巨响,常德贵的脑袋已经开了花一样血肉模糊。慕容沣掉转枪口,徐治平身子一扭,哪里挣得动半分,慕容沣已经扣动了扳机,一枪接一枪,直将所有的子弹都打光,他方才将枪往地上一摔,如梦初醒般将静琬打横抱起,见她奄奄一息,呼吸已经微弱不可闻,脚下踉跄了一步,跌跌撞撞发狂一样抱着她往后疾奔。

  问的人比较多,所以来作答疑:

  一、为什么要处置徐常二人后,才能释放许建彰。前文有讲,徐治平的侄子也是私运药品被处决的,而且徐的侄子,一定走私量非常之大,大到令慕容沣十分震怒,乃至于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处决,给承军内的高级将领一个敲山震虎。而这种情形下,徐迫使慕容沣作出了一个承诺,徐是守旧派势力的实质代表人物,慕容沣对他其实相当的忌惮。如果徐治平被拿下,守旧派势力重创,慕容沣可以真正实现独裁,到时他就算说月亮是方的,也不会有人敢吱声说是圆的。慕容沣就可以轻易的找个理由释放许建彰,可以说他是被诬陷的,或者可以说他携带货物量十分的少,从轻发落,罚一点钱就了事。而假若徐治平仍然大权在握,是绝对不会容忍慕容沣玩这种花样的。

  二、为什么需要静琬的合作。其实静琬与慕容沣比较有默契,慕容沣接掌大权已经一年,而对守旧派势力的容忍,也近乎到了极限。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常师长去见他时说话的语气,简直是“如教子侄”,慕容沣年轻气盛,一年来处处掣肘,自然想摆脱守旧派势力的压制。他是蓄谋已久,并不是见到静琬后才临时起意。常曾经说过他的风流事迹,比如千金买笑,捧戏子之类,他作出这样纵情声色的一面,也是在麻痹守旧派,然后谋定而动,一击得手,只是静琬的出现,令他计划的细节部分,得到更好的完善。

  三、为什么要给静琬大办寿筵。这也是一个麻痹作用,徐治平多少对慕容沣有戒心,而这样一个日子,慕容沣召集开会,承军中高级将领都来到承州城里,会后自然而然的顺路人情,去给“六少的女朋友”一个面子,散会后他们大都会去赴宴,这对慕容沣是相当有利的,起码他们全在承州城里,不在各自的驻地,即使旧守派想反击,发动兵变,军权实质上已经被架空。并且只要控制了陶府,就是控制了承军上下全部重要女眷。

  四、为什么要杀掉徐、常二人。有人说元老们会心寒,是啊,心寒是难免的,历史上的“常杨事件”,亦是褒贬不一,众说纷纭。反正我这个是架空,就表扯远了。关于为什么要杀徐常二人,请允许我引用木木的回贴——“我来说许常二人的死。好像大部分妹妹都把它归咎为小六的‘冲冠一怒为红颜’。笑,哪有这么狗血。当然,慕容当时的愤怒是真的,冲动也是真的。不过,若说开枪只为静琬的缘故,倒是看低了慕容的心机。应该说,不管但是徐常二人是否被生擒,两人的下场都是注定一死的。大的原因,私自调动亲信部队,不是意图逼宫谋反是什么?说小一点,晋见大帅时私藏枪支,不是意图行刺是什么?不管是行刺还是谋反,都是死罪。再者,如果生擒两人,如何处置他们反倒成了棘手问题。如若处死,倒是可以杀一儆百立了威信,可也寒了人心。如若不杀,斩草不除根,后患无穷。倒是现在这种情况,来一个“意图行刺,被乱枪击毙”。呵呵,筒子们,枪子儿是不长眼睛的啊,何况当时情势危急,最多是侍卫们慌乱中下手失了分寸的问题,难道谁还敢说是六少亲手击毙的不成?死得好,死得妙,这一死,省了以后多少事情啊”——我个人认为木木的理解是很准确的,慕容沣不杀徐常二人,徐常二人就要杀他了,徐常二人去见他时,可都是暗藏着枪的。徐治平擅自调动重兵,有逼宫的意图,这个慕容沣对静琬稍稍提过,说是“事情有了变化”,铁路沿线都在徐治平的控制中,而徐私自驻重兵昌永,对承州成扼喉之势,假若他再不动手,徐治平就要动手了。

  五、今天想起来补上一点,许多姐妹误以为静琬是替慕容挡枪,不是,并不是,只是乱枪中被射中而己。静琬此时还不会去替慕容沣挡枪的。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