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10章 人间亦自有银河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许建彰在那间会客室里坐了片刻,心中思潮起伏,只是不安,转过无数个念头,总是想,不要想了罢,可是偏偏脑中就如中了魔一样,那些个疑惑,只是盘旋不去。前头的乐队演奏声,戏台上的锣鼓声,笑声喧哗,隐约传来,更使心头添了一种烦乱。他坐下来不过几分钟,又站起来走了几步,自言自语一样道:“这府上是在办喜事吧,可真热闹。”

  何叙安笑了一笑,并没有答话。许建彰来回走了几趟,又在沙发上坐下来,只听那座钟,滴答滴答的走着。其实何叙安心里的焦急,更在许建彰之上,眼睁睁瞧着已经十二点半钟了,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而来,他于是知道不是陶府的人,必是帅府来人从小门里直接进来,因为不知事态已经如何,心里不免忐忑难安。

  许建彰听到脚步声,也站了起来,他在承州往来多次,一见服色便知是慕容沣的卫戍近侍。他心中惊疑不定,只见那人径直向何叙安耳语数语,何叙安瞧了一眼许建彰,向他笑道:“许先生请宽坐,六少有点小事嘱我去办,我去去就回。”许建彰道:“何先生请自便。”何叙安似乎有些着急,也未与他客气,只吩咐一名侍卫留下来陪着他,自己带了人就匆匆离去。

  何叙安回到帅府,只见一部汽车疾驰而入,一直到楼前才停了下来。何叙安认得下车的是米勒医生,这位德国医生本是外科的圣手,在承州的教会医院里最有名望。他一见到米勒大夫,不由心里一惊,急忙几步跟上去,和那米勒大夫一起进了楼中。沈家平正在楼下大厅里焦急的踱着步子,一见到米勒,如同见着救星一样,说:“六少在楼上。”亲自在前面引了路,领着米勒上楼去。楼上走廊里,真正是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站满了卫戍近侍。顺着走廊向左一转,便是极大的套间,他们穿过起居室一直走到里面,何叙安见径至慕容沣的卧室中,一颗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屋子里已经有一位英国的斯宾赛大夫在那里,他本是慕容家的家庭医生,医术也是颇有名气的,正与护士在低声说什么,见着米勒医生进来,两位大夫匆忙握了手,便开始用德文交谈。何叙安见着慕容沣一动不动的坐在软榻上,护士正替他清洗手上的血迹,连忙过去。他见那伤口其实只是被弹片划了一道,伤口虽长,但伤得极浅,并没有伤到筋骨,这才松了口气。他正欲说话,只听慕容沣十分简单的说了两个字:“让开”,他忙侧身一让,回过头去这才瞧见那大床之上,两个护士正忙着替静琬止血,那许多的药棉纱布不停的换下来,她盖着的那幅呢子被上,斑斑点点全是血迹,一张脸上并无半分血色。何叙安瞧见慕容沣直直的盯着静琬苍白的面孔,心里不知为何就担心起来。

  两名医生商量了几句,一致同意病人不宜移动,马上动手术。他们立刻的预备起来,慕容沣这才出来到起居室,米勒医生亲自走出来向他解释:“尹小姐的情况并不算乐观,那颗子弹很深,只怕已经伤到了肺部,不容易取出来。”沈家平见慕容沣久久不作声,叫了声:“六少”。慕容沣取出烟盒,沈家平忙替他点上,他却只吸了一口就将那烟掐熄了,终于对医生慢慢点了点头。

  何叙安出去办妥相关事宜,回来时起居室里却没有人,里面的手术仍旧在进行。他正要离开,忽然见着沈家平从露台上进来,于是问:“六少呢?”沈家平将嘴一努,何叙安这才瞧见慕容沣独自在露台上吸烟,露台上本来放着一把藤椅,藤椅前已经扔了一地的烟蒂,慕容沣静静的坐在那里,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。那些青白淡袅的轻烟,四散开去,拂在人脸上,微微一点呛人。楼前的槐树,一树浅嫩的绿荫,阳光一缕缕从那枝叶间漏下来,慕容沣坐在那里,望着那树间斑驳的日光,神色专注而凝重。他走过去叫了声“六少”,慕容沣见是他,似是猛然回过神来,哦了一声,问:“都办好了?”何叙安说:“通电的内容已经拟好了,六少要不要过目?”慕容沣说:“你念吧。”

  何叙安于是将稿纸拿出来念给他听:“沣受事以来,对于先人旧有僚佐,无不推心置腹,虚衷延纳,其中尤以望州省统制徐治平、承颖铁路驻防师长常德贵二人共事最久,倚畀尤殷。乃徐常朋比,操纵把持,致使一切政务受其牵制,各事无从进行。胪其罪状,厥有数端。屡次战祸均由彼二人怂恿播弄而成。迹其阴谋私计,世或未知……”

  电文本来由素以高才著称的幕僚精心措词,写得是情文并茂,夹叙夹释,无限痛心疾首的惋惜,何叙安见慕容沣心不在蔫,于是匆匆念完,问:“六少,是否就按这个稿子通电全国?”慕容沣这才接过去看了一遍,又问:“北边有没有消息来?”何叙安答:“还没有,但我们的两个师已经布防在哲平至望城,铁路沿线的俄国人虽虎视眈眈,倒成了牵制,谅徐常二部皆不敢轻举妄动。”慕容沣哼了一声,说:“眼下留着他们四两拔千金,等腾出功夫来,看我怎么收拾那帮俄国人。”

  何叙安乍闻他欲对俄用兵,并不敢答话。慕容沣望着那槐荫出了一会神,又说:“北边一有消息,你就来告诉我。”何叙安答应了一声,见他又从烟盒里取了支烟出来,在那银质的烟盒上轻轻顿了两顿,何叙安忙替他点上,见他并没有旁的话,悄悄就退下去了。

  陶府里正是热闹,三小姐陪了徐、常两位太太听戏,卢玉双的铁镜公主,正唱《坐宫》这一折,徐太太本来是爱听戏的人,如痴如醉,常太太却像是忽然想起来:“怎么没见着尹小姐?”三小姐笑道:“说是换衣裳去了。”一转脸见着女客纷纷起立,原来是四姨太韩氏来了。

  韩太太满面春风,未语先笑:“我可来迟了。”又对三小姐道:“原以为开席了呢。”常太太道:“四太太还没来,怎么能够开席呢?”韩太太便笑道:“既然我来了,那就开席吧。”徐太太笑道:“还有那位正经的寿星,这会子不知到哪里去了,丢下咱们这些个人,她倒失了踪。”韩太太哧得一笑,说道:“我从家里出来,倒瞧见寿星往咱们家里去了。依我说,咱们边吃边等,也不算不恭。”

  三小姐迟疑道:“还是等等他们两个吧,静琬说去催请六少。”韩太太又是嫣然一笑,说:“难道说只许他们撇下这满屋子的客人,不许咱们也撇下他们?咱们今儿偏让他们饿着。”三小姐本来不是什么蠢笨的人,猛然就悟过来,笑道:“那咱们就先不等了。”徐常二人也不觉意味深长的一笑,三小姐于是吩咐管事开席。

  许建彰在那会客室里,正是百般焦急的时候,却见刚才来的那个下人周妈走进来,说:“我们太太听说尹小姐的表少爷来了,很是欢迎,前面已经预备开席了,请表少爷去入席。”许建彰望了眼陪护自己的侍卫,问:“府上这样热闹,是在办什么喜事?”周妈不由笑了,说:“表少爷,今天是替尹小姐做生日呢。”许建彰不由一呆,重复了一遍:“替尹小姐做生日?”周妈笑道:“我们太太说,表少爷是尹小姐的亲戚,那就和一家人似的,请表少爷不要客气。”许建彰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,脱口问:“这里是陶府——难道是陶司令的府上?”周妈答:“是啊。”许建彰听见她说什么一家人,如鲠在喉,心中别提多憋闷了。想了想又问:“尹小姐回来了吗?”周妈笑道:“尹小姐过会子自然就回来了。”

  许建彰又问:“那尹老爷呢,是不是在前面?”倒将周妈问得一怔,说:“尹小姐是独个儿住在这里的,表少爷是问哪个尹老爷?”许建彰心中乱成一团,过了好一阵子,才摇头道:“替我谢谢你家太太,我不便前去,还请陶太太谅解。”

  周妈答应着就去了,过了一会儿,却带着一个听差提着提盒来了,话仍旧说得很客气:“我们太太说,既然表少爷不愿到前面去,所以叫厨房做了几个小菜送过来,请表少爷将就着用些。”那听差将食盒打开,里面是海米珍珠筍、清蒸鲥鱼、炒豌豆尖,外有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樱桃酝鸭汤。许建彰哪里有心思吃饭,那听差替他装了一大碗老米饭,他对陪着自己的侍卫说:“你先吃吧。”慕容沣的军法十分严明,那侍卫答:“许先生请自便。”仍旧侍立一旁,许建彰勉强接过碗吃了两口就搁下了。只听前面笑语喧哗,夹着十分热闹的丝竹之声,那一种褥设芙蓉,筵开锦绣的繁华,隔着这无数重的院落,也可以遥遥想见。

  过了许久,厨房才派了两个听差过来收拾了碗筷,许建彰本是有心事的人,无意见踱到窗下,却听见一个听差在抱怨:“无事也寻点事给咱们做,今天忙成这样,还单独侍候这个,侍候那个。”另一个听差就笑道:“赶明儿尹小姐真嫁了六少,那时候你就算想侍候表舅爷,还挨不上光呢。”两个人一面说,一面去得远了。许建彰如同五雷轰顶一般,心中直想,连下人都这样说,可见静琬与慕容沣行迹亲密,不问而知。心中如沸油煎滚,手中本来拿着一支卷烟,不知不觉就被他拧得碎了,那些细碎的烟草丝,零零碎碎都落在地毯上。

  何叙安寸步不离的守在电报房里,一直接到那封密电,这才觉得松了口气。亲自攥了电报,到后面去向慕容沣去报告。慕容沣仍旧坐在露台上,身边一张小藤几上放着几样饭菜,何叙安瞧那样子,像是一筷子也没动过。轻轻咳嗽了一声,说:“六少,张其云的电报到了。”

  慕容沣轻轻掸落烟灰,问:“怎么说?”

  何叙安道:“已经顺利接掌徐部的兵权,第四师营团以上军官,也已经全部交接完毕。”慕容沣这才说:“那么再过几个钟头就通电全国吧,另外替我拟一份给大总统的亲笔信,用密电马上发出去,对此事件详加说明,徐常二人意图谋逆,事迹败露后又阴谋行刺,此事虽然是家丑,可是越是遮着掩着,人家的闲话就越多。”何叙安答应了一声,慕容沣又问:“陶府里情形怎么样?”何叙安答:“眼下还好。”慕容沣道:“再过一会消息公布,绝不能出乱子。”何叙安道:“六少放心,外面有陶军长亲自布置,里面有四太太。”忽听屋内咔嚓一声,像是卧室的门打开了。慕容沣腾得站起来,转身就往屋里走,果然米勒大夫已经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护士端着小小一只搪瓷盘子,慕容沣见着盘子里鲜血裹着一颗弹头,才觉得松了口气。米勒大夫说:“这一个礼拜是危险期,因为子弹创口太深,可能容易感染。希望主能保佑这位姑娘。”

  慕容沣一直走进去,看见护士已经替静琬将血迹清洗干净了,她依旧昏迷睡在那里,他本来有很多事情还要去办,可是总不忍就这样走开,直到沈家平过来,轻声道:“六少,他们都已经来了。”他才下楼去开会。

  他这个会议一直开到深夜,各处的密电都陆续的往来,那些承军的将领经过了这样惊心动魄的事件,神色语气之间,与往日自又是一番不同。等接到南方最后一封回电,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光景,夜阑人静,慕容沣才真正觉得局势控制下来,这才打了个哈欠,说:“天都要亮了,都回去睡觉吧。”

  那些将领皆啪一声起立行礼,其中一位老将特别的恭敬,说:“六少要保重,此后任重道远。”慕容沣点了点头,说:“此后还得仰仗诸位。”欲起身相送,那些部属都连声道:“不敢。”鱼贯退出。

  沈家平这才上前一步,低声问:“六少午饭晚饭都没有吃,叫厨房预备一点宵夜吧。”慕容沣这才觉得胃里是一种微微的灼痛,可是一点胃口也没有,只是摇一摇头,说:“我去睡一觉,九点钟叫我起来。”

  沈家平看着他径直往后走去,知道是去看静琬,他连忙跟上去:“尹小姐现在还不能移动,叫他们另外收拾一间屋子给六少休息吧。”慕容沣说:“我去书房里睡,叫他们取铺盖过去就是了。”沈家平答应着去了,慕容沣顺着长廊走到后面楼中,楼上却是静悄悄的,米勒医生和两个护士都守在那里,见着他进去,都站了起来。

  他放轻了脚步走过去看静琬,她仍旧昏睡不醒,乌黑的长发婉转的铺泻在枕畔,衬得一张脸上半分血色也没有,米勒医生轻声道:“要等麻醉药的效果过去,她才能够苏醒。”她盖着一床西洋的羽绒被,因为被子很轻厚,越发显得她身形很娇小,睡在那张大的一张床中央,小小的如同婴儿一样柔弱。床对面的窗下放着一张软榻,他在榻上一坐下来,随手就摸出烟盒来。米勒医生连忙制止他:“对不起,六少,病人的肺部受过伤害,绝对不能刺激她咳嗽。”他哦了一声,将烟盒放下。他坐在那里只说休息一下就去书房睡觉,可是这一整天的辛苦劳累,身心俱疲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  他是军旅出身,只不过打了个盹,睡了一个钟头的样子就醒了。身上十分暖和,盖着一床绒毯,他看窗棂里透出一线青白灰色的光线,瞧那样子天已经快亮了。忽听床上的静琬呻吟了一声,护士连忙趋前去看,他也掀开毯子下了软榻。静琬并没有真正苏醒,护士拿棉签沾了些水在她唇上,又给她量着体温,慕容沣见她脸上略微有了些血色,伸手在她额头上按了按,看她的体温如何,她十分含糊的叫了一声:“妈妈……”他不由低声道:“是我,疼得厉害吗?”她昏昏沉沉的,护士悄声说:“现在她还没有清醒,让她睡吧。”他将被角掖了一掖,忽听她呢喃:“建彰”。他本来弯腰弓着身子在那里,清清楚楚的听见这两个字,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,过了半晌,才慢慢的直起腰来,走出去外面起居室里。

  沈家平本来在起居室里,见他出来马上站起来,他就吩咐沈家平:“去找许建彰来。”沈家平迟疑了一下,说:“这个时候不太方便吧,要不要等到天亮再派人去?”慕容沣怒道:“有什么不方便的,马上叫他来。”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