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12章 占断春光,肯落谁人手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静琬毕竟伤后体弱,只说了两句话就觉得生了倦意,重新沉沉睡去。醒来天已经要亮了,窗帘缝隙里露出青灰的一线光,四下里仍旧是静悄悄,慕容沣坐在床前一张椅子上,仰面睡着,因为这样不舒服的姿势,虽然睡梦中,犹自皱着眉头。他身上斜盖着一床毛毯,可能也是睡着后侍卫替他搭上的,因为他还穿着昨晚的西服。

  晨风吹动窗帘,他的碎发零乱覆在额上,被风吹着微微拂动,倒减去好几分眉峰间的气势凌人,这样子看去,有着寻常年轻男子的平和俊朗,甚至透出一种宁静的稚气来,只是他的唇极薄,睡梦中犹自紧紧抿着,显出刚毅的曲线。

  她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,微一动弹,牵动伤口,不禁嗳哟了一声。声音虽轻,慕容沣已然惊醒。掀开毯子就起来看她:“怎么了?”她见他神色温柔关切,眼底犹有血丝,明知他这几日公事繁忙,可是昨天竟然在这里熬了一夜。心中不免微微一动,轻声说:“没事。”他打了个哈欠,说:“天都要亮了,昨天晚上只说在这里坐一会儿,谁知竟然就睡着了。”

  静琬道:“六少先回去休息吧。”慕容沣说:“反正再过一会儿,就要办事去了。”望着她,微笑道:“我再陪你坐一会儿吧。”静琬心中微微一惊,下意识移开目光,微笑问:“大哥,建彰回来了吗?”慕容沣于是叫了人进来问,那听差答:“许少爷昨晚喝醉了,是余师长派人将他送回来的。现在在客房里休息呢。”

  静琬听了,心中微恼,慕容沣道:“他必然是担心你的伤势,所以喝起闷酒来,难免容易喝醉。”静琬嗯了一声,慕容沣又说:“医生说你可以吃东西了,只是要吃流质,想吃点什么,我叫他们预备去。”静琬虽然没有什么胃口,可是见他殷殷望着自己,心中不忍拂他的意,随口道:“就是稀饭好了。”

  厨房办事自然是迅速,不一会儿就拿食盒送来热腾腾的梗米细粥,配上小碟装的六样锦州酱菜,粥米清香,酱菜咸鲜,慕容沣笑道:“我倒也饿了。”兰琴本来正在为静琬盛稀饭,听见说,连忙又拿碗替他盛了一碗。上房里的听差就问:“六少是在这边洗漱?”慕容沣答应了一声,到盥洗室里去洗脸刷牙,这里本来就是他的卧室,盥洗室里毛巾牙刷倒是仍旧齐备。

  静琬伤后行动不便,兰琴和另一名丫头秀云,一个捧了脸盆,一个拿了毛巾,正帮忙洗漱,只听外面听差说:“许少爷早。尹小姐刚醒了呢。”静琬听见建彰来了,正欲说话,慕容沣已经在盥洗室里问:“静琬,是谁来了?要是家平,叫他先在外面等着。”

  许建彰刚刚走进屋子,就听见他的声音,脸色不由微微一变。静琬见情形尴尬,忙说:“大哥,是建彰来了。”

  慕容沣走出来,一边扣着外衣的扣子,一边对许建彰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,便转过脸去对静琬说:“已经七点钟了,瞧这样子不能陪你吃早饭了。”静琬道:“大哥请自便。”她觉得气氛尴尬,不免特别留意许建彰脸色,只见他神色已经颇为勉强,似是很不自在的样子。

  慕容沣走后,静琬吃过几口稀饭,精神已经有些不济,兰琴收拾了家什出去,静琬望着许建彰,见他也凝视自己,于是道:“你不要误会,我和六少是结拜兄妹,大哥对我一直以礼相待。”许建彰嗯了一声,却重复了一遍:“你们是结拜兄妹。”静琬见他语气敷衍,又见他神色憔悴,心中也不知是气恼还是爱怜,赌气一样道:“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,反正我自问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  许建彰嘴角微微发抖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眼睛却望向了别处,过了许久,方才说道:“静琬,我要回乾平去了。”

  静琬只觉心忽悠悠一沉,她本来伤后失血,脸上就没有多少血色,现在脸色更是惨白:“为什么?”

  许建彰淡然道:“我原来没有走,是因为很不放心你,后来听说你受了伤,更不能抛下你,现在看来,你在这里没有什么不好的,所以我打算先回家去看看。”

  静琬又气又急又怒,问:“你必是听了什么话,所以疑心我对不对?难道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便将自己到承州后种种情形都说了,将徐常二人事件也稍作解释,最后道:“我为了救你,才答应六少与他人在人前做戏,我与他之间清清白白,信不信由你。”

  许建彰听她将来龙去脉都说清楚,听到为了救自己,不惜赔上她自己的名声,嘴角微微一动,像是要说话,最后终于忍住。他经过千思万想,翻来覆去,虽然早就将厉害关系考虑明白,明知是不得不割舍,可是见她一双澄若秋水的眼睛,盈盈的望着自己,几乎就要动摇。他脑中就像放电影一样,一会儿想到与她在乾平时的日子,一会儿想到家里的老母弱弟,自己肩上无法推卸的重任。一会儿想到在牢中的日子,身陷囹圄,望天无路,那种恐惧令人不寒而栗。他想着余师长的话,孰轻孰重……孰轻孰重……

  他想起父亲临终前,紧紧攥着他的手不放,奄奄一息的说不出话来,只指了指站在地下的几个弟妹。母亲与弟妹们已经失去了父亲,家里不能再没有了他——他若是不惜一切,日后哪有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亡父?

  他咬一咬牙,终于狠下心来:“静琬,我们许家是旧式的家庭,我不能叫我母亲伤心。这北地九省,无人不知你与六少的关系,我们许家,实实丢不起这个人,静琬,你虽未负我,我也只好负了你了。”

  静琬听了这一句,心里便好似被人猝然捅了一刀,那一种气忿急怒,无以言喻,只是手足冰冷,胸中抽痛,连呼吸都似痛不可抑,也不知是伤口痛,还是心痛。一口气缓不过来,连声音都在发抖:“许建彰,你竟然这样待我?”许建彰只不作声,她眼前一阵阵的发花,再也瞧不清楚他的模样,她的声音也不似自己的了:“你就为这个不要我了?”

  他紧紧抿着嘴,似乎怕一开口说出什么话来一样,她脸色惨白,只是盯着他:“你也是受新教育的人,这个时代,你还以这样的理由来对待我?”建彰心中积郁万分,终于脱口道:“不错,我确实忘恩负义,可是你有没有替我想过?你不惜自己的名声相救,可是我担当不起你这样的大恩。”他话一出口,似乎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,只见她绝望一样看着自己,他面如死灰,却紧紧抿着嘴,一声不吭。她的唇角哆嗦着,终于渐渐向上扬起,露出一个凄清的笑:“好,许建彰,好,我竟然看错了你。”她一吸气就呛到了自己,不禁咳嗽起来,立时牵到伤口一阵剧痛,透不过气来,兰琴已经进来,瞧着她冷汗涔涔脸憋得通红,连忙扶着她,她已经说不出话来,兰琴急得大叫大夫,护士们都急忙进来。乱轰轰的人围上去,许建彰往后退了一步,心乱如麻,想要近前去,可是那一步比千斤还重,怎么也迈不出去,最终还是留在原处。

  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,她迷迷糊糊的睡在那里,只是伤心欲绝,隐约听见慕容沣的声音,犹带着怒气:“姓许的人呢?他到底说了什么?”像是兰琴的声音,低低的答了一句什么,静琬听不清楚,只是觉得心中难过到了极点,仿佛有东西堵在那里一样,透不出气来。慕容沣已经发觉她醒了,俯身轻声唤了她一声:“静琬。”

  她心如刀绞,却仰着脸不让眼泪流下来,他说:“你不要哭,我马上叫人去找许建彰来。”她本来已是强忍,听得他这样一句,眼泪直往上涌,只是极力的忍住,她从来没有这样软弱过,她不能去回想他的话,不能去回想他的模样,他竟然这样待她,他竟然就这样抛开了她。

  她那样的为了他,为了他连性命都差点失掉,女孩子家最要紧的名誉她也置之度外,可是他竟然这样待她,他不过为着人言可畏,就不要她了。那眼泪在眶中转了又转,终于潸然而下,慕容沣从未见过她流泪,连声说:“你不要哭,你要怎么样,我立时叫人去办。”

  她哽咽着摇头,她什么都不要,她要的如今都没了意义,都成了笑话。她举手拭着眼泪,她不要哭,不能哭。这些年来的执信,原来以为的无坚不摧,竟然轻轻一击,整个世界就轰然倒塌。她这样要强,到头来竟然落到这样的境地。她本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,到头来竟由最亲近的人给了她致命一击。沈家平走进来,在慕容沣耳畔悄声说了句话,慕容沣怒道:“上了火车也给我追回来。”

  她心中大恸,本能伸出手去抓住他的衣袖,仿佛抓住唯一的浮木。他见她嘴角微瑟,那样子茫然无助若婴儿一般,他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,心中怜惜,反手握住她的手:“静琬……”她只是不愿再去回想,他说:“你若是想叫他回来,我怎么样也将他给你找来。”她心中划过一阵剧痛,想起他说过的话来,字字句句都如利刃,深深的剜入五腑六脏。慕容沣紧紧握着她的手,他手上虎口处有握枪磨出的茧,粗糙的硌着她的手。许建彰的手从来温软平和,他的手却带着一种大力的劲道,她只觉得浑身冰冷,唯一他的掌心传来暖意,这暖意如同冬日微芒的火焰,令人不由自主的有一丝贪恋。她心里难过到了极点,另有一种隐约的不安,她不知晓那不安是从何而来,只是伤心的不愿去想,她用力的吸着气,忍着眼泪:“由他……由他去……”

  承州地处北地,本就气侯干燥,连着下了三天的雨,着实罕异。那雨只是如细针,如牛毛,落地无声,风吹起窗帘,却吹入清凉的水气。窗前本来有几株极高大的槐树,开了满树的槐花,风雨狼籍里一嘟噜一嘟噜的白花,淡薄的一点香气夹在雨气里透进来,清冽冷香。

  赵姝凝过来看静琬,因见兰琴坐在小桌子前剥核桃,于是问:“怎么不叫厨房弄这个?”兰琴抿嘴笑道:“六少特意叫我剥了,做核桃莲蓉粥的,六少怕厨房里弄得不干净呢。”

  赵姝凝陪静琬说了两句闲话,静琬转过脸去,看着外面的雨:“还在下雨。”姝凝说:“是啊,下了这两三日了,今年的年成一定好,去年旱成那个样子,叫大帅着了急,还是六哥亲自去南边采办的军粮。”姝凝因见床前搁着一只花篮,里面满满足有几百枝石榴花,红艳如簇簇火炬,开得几乎要燃起来一样,于是说:“这个编绣球最好看了。”兰琴笑道:“表小姐手最巧了,编的花篮、绣球,人人都说好看。”姝凝道:“反正是没有事,编一个给尹小姐玩吧。”兰琴于是去取了细铜丝来,又将那火红的石榴,掐了足有百余朵来。的

  姝凝坐在床前编起绣球,静琬见她手指灵活,不一会儿红彤彤的花球就簇成了,拿丝线串了穗子,说:“就挂在这床头,好不好?”静琬素来爱这样的热闹颜色,不由微笑:“你这手可真巧。”

  姝凝说:“我是跟姑姑学的,姑姑手可巧了,人也极好。”突然眼睛一黯:“就是去的太早,那时大帅在外头打仗,六少还小,可是丧事都是他拿主意安排的。六哥小时候最调皮,最不懂事,可是姑姑一死,他陡然就长大了一样。我们当时只晓得哭,可是他叫了外面的人进来,先叫给大帅发电报,然后一句句的问丧事的规矩,就和大人一样。”静琬随口问:“那时候六少多大了?”姝凝说:“才十二岁,六哥小时候总不肯长个子,大帅老是说他,还没有一枪杆子高。”兰琴笑吟吟的说:“上房里有好多六少小时候的相片,我拿来给小姐瞧瞧。”不等静琬说什么,就走出去了。

  静琬虽与姝凝不过几日相处,但觉得她人斯文温和,此时看她静静的坐在那里,不知道在想什么,微低着头,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垂着,手里拿了一朵石榴花,却将那火红的花瓣,一瓣瓣揪下来,只纷纷扬扬的落在地毯上。兰琴已经回来了,拿着许多的相片,一张一张摊在床上给她瞧:“这个是原来还在望州的时候,这个是大帅和六少在一块儿,这个是太太与六少……”

  静琬拿起那张相片,大约是慕容沣十来岁的时候拍的,正中坐着位面目清秀的妇人,慕容沣侍立于椅侧,一脸的稚气未脱,明明还是个骄纵的孩子。正犹自出神,忽听外面脚步声,跟着是侍卫行礼的声音,那皮鞋走路的声音她已经十分熟悉,果然是慕容沣回来了。

  他倒是每日都要来看她几趟的,此时像是刚从外面回来,一身的戎装都没有换,走进来才摘下帽子,兰琴忙接了过去,姝凝也站了起来,他先望了望静琬的脸色,笑着说:“今天好像精神好些了,吃过饭了没有?”

  静琬摇了摇头,他说:“我派车去接一位贵客了,这位贵客,你一定很高兴见着。”看床上摊着不少自己的相片,不觉笑逐颜开:“怎么想起来看这个?”俯身拣了张自己幼时的相片端详了一会儿,口中说:“前儿有家报社来访问我,给我拍了两张极好的半身照,回头我拿来给你看看。”静琬笑了一笑,问:“是什么贵客要来?”

  慕容沣心情甚好,说:“这会子不告诉你,回头你见了就知道了。”这才留意到赵姝凝也在这里,于是问:“四太太那边开饭了吗?”姝凝道:“我来了有一会儿,不知道呢。”顿了顿,说:“我也该回去吃饭了,尹小姐,明天我再过来看你。”静琬知道他们家里的规矩,连长辈的姨娘们都是很敬畏慕容沣的,所以并不挽留她。

  慕容沣打了这么一个哑迷,静琬也并未放在心上,慕容沣又与她说了几句闲话,外面的人就进来通报说:“六少,尹老先生已经到了。”

  静琬又惊又喜,恍如梦境一般,只见听差引着一个人进来,果然正是尹楚樊,静琬叫了一声:“爸爸。”那眼泪盈然欲落,尹楚樊抢上几步来握着她的手,眼中泪光闪动:“静琬,你怎么样,我和你妈妈急得都要疯了。”她又是委屈,又是伤心,又是高兴,又是歉疚,虽然满眶热泪,可是强自笑道:“爸爸……我……我还好。”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