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14章 谁唱阳关第四声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外面细微的一点声响,静琬有些恍惚的转过脸去,是下雨了。雨很快的下大起来,打在树木的枝叶间漱漱有声。本来是初夏季节,可是因为这雨声,总叫人想到深秋,一丝凉意沁人肺腑,她竟然像是害怕起来。

  她想到小时候,不过七八岁,家里还住着老宅子,夏天里突然下起大雨,她和建彰在后院里,她拿瓦片堵了下水沟,满院子的水,她拖着他在院子里淌水玩。浑身淋得湿透了,就像两只小水鸡,可是那样的快活,只会咯咯的笑。最后奶娘寻来,又急又怒,方才将他们拎回上房,父亲动了大气,随手拿了鸡毛掸子就要揍她,建彰吓得跪下去:“伯父,伯父,是我一时调皮,不关妹妹的事。”

  小时候他总是叫她妹妹,回护她,偷偷的替她写大字,因为她不爱写毛笔,可是每日要临帖交差,他在家里替她写了好些张,让她每日去搪塞。到如今,他的一手簪花小楷与她的笔迹几可乱真。

  不知几时,他不叫她妹妹了,是进了学校吧?她念女校,外国人办的,学校里的同学都是大家小姐,非富即贵。小小一点年纪,也知道攀比,比家世、比时髦、比新衣,她总是顶尖出色的一个,样样都要比旁人强。留洋之后一位顶要好的女同学给她写信,那位女同学与内阁总理的公子订婚。虽似是有意无意,字里行间,总有炫耀。她隐约生过气,可是一想,建彰温和体贴,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待自己,比他更好了。

  慕容沣见她只是出神,于是走过去关窗子,说:“夜里风大,你伤才好些,别受了凉。”回过头来望住她,冲她微微一笑。

  她心里乱到了极点,想到那日在兰花房里,他所说的话。自己当时竟然微有所动,她马上又想到建彰,一想到建彰,心中便是一阵牵痛。自从相识以来,慕容沣便如同一支响箭,打乱了她全部的节拍,她原以为的人生顺理成章,和建彰相爱,结婚,生子,后半生的安稳闲逸,一辈子就这样了。

  但他不同,他訇然为她打开一个世界,这个世界有凡人仰望的绮光流离,还有太多的变数与惊险。那样咄咄逼人,熠熠生辉,又生气勃勃,便如最大的诱惑刺激着她。他说:“我要将这天下都送到你面前来。”世上有几个男子,可以对着心爱的女子如此表白?她并不贪恋荣华富贵,可是她贪恋这种新鲜的、刺激的、不可知的未来。只是内心深处一点惶恐的念头,总是抓不住,不敢去想。今天晚上他将话都说明白了,这恐惧却像是更加深重而清晰,她在混乱的思绪里清理着,渐渐理出头绪,那种害怕变成一种冰冷,深入脏腑的冰冷,她知道无法再自欺下去,她一直以来隐在心底里的疑问,她不能再硬作忽视了。她突然打了个寒噤,抬起头来。

  她清清楚楚、一字一句的说:“六少,有件事情你要明白的告诉我,你曾经对建彰做过什么?”

  他的神色仿佛有些意外,又仿佛早已经预知,脸上是一种复杂难以言喻的表情,眼中目光一闪,他的嘴角往上一扬,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终有一天会问。”她的心里冷到了极处,他的话语漠然:“我什么也没对他做过,我不过叫他明白厉害关系,静琬,他不够爱你,起码他不肯为了你,放弃在承州的生意,放弃金钱利益。”

  静琬只觉得无以伦比的失落,也不知是失望建彰,还是失望他这样坦白的说出来,眼里只是一种绝望样的神气:“果然,你这样卑鄙。”他的心抽搐起来,他并不是怒,而是一种自己都难以清晰分辨的伤痛:“卑鄙?我也只是叫他自己选,不能说是我卑鄙。静琬,这个世上的所有事物,都是靠自己争取的。他连争都不会争,如何能够保护你?他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,算什么大丈夫?”

  她的眼底有暗哑的火苗:“你以强权迫他,他还能怎么样选?”

  他攥住她的手:“静琬,我爱你,所以我要教他知道,我比他更爱你。这不是我用手段,我只是将事实摆出来给他看着。”她淡然道:“你不能以爱我做借口,解释你的巧取豪夺。”他的眼中掠过一丝怒火:“巧取豪夺?原来你是这样想着的。尹静琬,你未免也太小看了我慕容沣,我若是巧取豪夺,姓许的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,我若是巧取豪夺,就不会敬你爱你,到现在也不碰你一根小指头。我自问二十余年来,从未对人用过如此心思,你想要的,我恨不得都捧到你面前来,我待你如何,原以为你是清楚的,为什么?你为什么这样对我?”他脸上的肌肉扭曲,那样子可怖可惧,一双眼睛就如要噬人一样。他如此的咄咄逼人,静琬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将心一横,脸一扬大声说:“因为我不爱你。”

  这句话清清楚楚,他浑身一震,她也像是受了一震。他望着她,就像是做梦一样,他嗯了一声,过了很久,才低声说:“你不爱我?”她心里像沸着一锅水,无数的气泡涌上来,不知为何就要迸裂开来一样,她硬生生压下去,像是对自己说一样,一字一句咬得极重:“我不爱你。”他的手心冰冷,骨节僵硬的捏着,那手劲像是突然失了控制,她的手上受了剧痛,可是她心里更乱,像是一锅沸水全倾了出来,灼痛之后是一种麻木的痹意,明明知道麻痹过后,会有怎么样的入髓之痛,只是想,我不能想了,也不要想了。

  她慢慢的将手抽回来,一分一分的抽回来,她转过脸去,说:“六少,请出去,我要休息了。”

  慕容沣往后退了一步,说:“我就知道你会怨我,可是我不过叫你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,他口口声声说爱你,可是一危及身家利益,马上就弃你而去。静琬,你还不懂得吗?”

  她心里空空的,是一种比难过还要难受的滋味,仿佛谁将心掏去了一片,硬塞入一种生硬的东西来,她本能的抗拒这种生硬,她仰起脸来,脸上缓缓绽开笑颜:“六少,你说的对,你不过叫我看清了他的真面目,可是人生在世,都是不得己,难道六少可以为了静琬,放弃这身家性命,半壁江山?”

  他一时怔仲,过了许久,才叫了一声:“静琬。”她继续说下去:“六少,己所不能,勿责于人,难道六少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得吗?”

  他的心揪起来,她的神色冷淡而疏离,这疏离令他心底深处翻出痛来,他从来不曾觉得这样无措,二十余年的人生,没有什么事物是他得不到的,而且,他明明知道,还有更好的等待着他。他有雄心万丈,他俯瞰着这世上一切,可是唯有这一刻,叫他清晰的感到正在失去,这失去令他无措,他想要说什么,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哗哗的雨声,听在人耳里,只是添了一种莫名的烦乱,她微垂着脸,耳下一对坠子,沙沙的打在她的衣领上,灯光下小小两点黑影,摇曳的投在她姜汁黄色绮云缎的旗袍上,绮云缎这种衣料本来极是轻薄软滑,灯下泛着冷冷的一种莹白光,他想起适才将她搂在怀中时,缎子冰冷的贴在他的手臂上,唯有她是灼热的,令人生了一种迷乱的狂喜,如同飞蛾扑向火。

  可是现在只有缎子的凉意留在他的臂膀上,这凉意慢慢就流到心里去了,在那里迸发出无可抑制的绞痛来。他是明明知道已经只余了失落,她的耳坠还在那里摇着,仿佛一颗不安静的心,摇得他也心神俱乱,无法去细想,只是本能的知道,再不能逼着她了。

  这一年承州水气充沛,五月里下了数场暴雨,到了旧历六月,连承江都涨起水来,江水泛着豆绿色,浑浊而急促的卷着涡漩,起伏的浪头仿佛无数匹不安分的野马,嘶叫狂奔,似乎随时都要溢过江堤,漫向堤后的承州城去。

  早上又下起大雨来,何叙安打着伞,高一脚低一脚在堤上走着,泥泞混着浊水,一直溅到小腿上,白茫茫的雨中远远瞧见数十柄大伞,簇拥着人正往堤坡下观望指点,心中一喜,加快了步子喘吁吁的赶过去:“六少!”

  虽然左右执着大伞,可是因为风势太大,慕容沣的衣袖还是被雨濡湿,见着他来,脸上神色瞧不出什么,只问:“怎么样?”只见他身边皆是近侍,另有江堤水务处的几名官员,他不便多说,含糊道:“对方已经答应了,但是条件……六少回去,我再详细向六少报告。”

  慕容沣眉头微微一扬,转过脸去望着浊浪滔滔的江水,这承江流出承州,经江州、铭州数省,就并入永江。永江以北就是俗称的江北十六省,如今九省皆在他掌握中,余下是颖军控制的七省,而永江以南,则是鱼米富庶天下的无尽湖山。雨下得极大,江面上腾着白茫茫的水汽,连对面江岸都看不到,他叫过水务处的人来:“如今汛情凶急,我只有一句话,你在堤在,若是堤不在,你也不用在了。”

  那人本是文职官员,只吓得连声应喏。慕容沣也并不理睬,只说:“回去。”

  慕容沣本来自大汛初起以来,每日总要亲自往江堤上去察看水情,回到督军府中,先去换湿衣裳。何叙安便在花厅里等着,看到沈家平在走廊里,他与沈家平本来就是熟不拘礼的玩闹惯了的,他出差在外已有月余,适才在外又没有机会交谈,此时便将他的肩一拍,说:“嘿,老沈,什么事绷着脸,瞧你这苦愁眉脸的样子。”沈家平将嘴一努,脸冲着楼上一扬,何叙安本来是个很机灵的人,心下立刻就明白了:“我是说六少怎么像是不痛快,在车上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。那一位怎么了?”

  沈家平嗐了一声,说:“你出差去了一个来月,当然不知道。说来也奇怪,起先还好好的,后来有一天就突然闹了别扭,这些日子六少也不大去瞧她了,她也搬到客房里去住了,两个人见了面,也客套得很,尹家老爷子又在中间打断,眼瞧着尹小姐的伤好得差不多了,尹老爷子前几天就定下了票,今天下午的火车和尹小姐回乾平去。”

  何叙安想了想,问:“那六少的意思,是就这么算了?”沈家平犹豫了一下,说:“既然让她走,大约是打算就此罢了吧。”正在这个时候,只见上房里的一名听差走出来叫人备车,说:“六少要送尹小姐去火车站呢。”

  沈家平听说慕容沣要亲自去送,连忙去安排卫戍事宜,不一会儿,慕容沣果然下楼来,已经换了便衣,瞧见了他,便叫着他的字说:“叙安,等我回来再说。”何叙安答应了一声,只见上房里听差拎着些箱笼行李,先去放到车上去,而慕容沣负手站在大厅里,却望着门外的大雨出神。

  静琬虽然下了决心,可是要走的时候,心里还是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触来。她自从那日以后,总是回避与慕容沣单独相处,而慕容沣也并不相逼,每次见着面,他也只是一种怅然的神色望着她。叫她不由自主觉得一种慌乱,她本来性格是很明快的,只想着快刀斩乱麻,所以伤势一好得差不多,便决定马上与父亲回乾平去。

  外面的雨还是下得如瓢泼一般,因为雨势太大,汽车放慢了速度驶在街上,街上有着不少积水,汽车驶过去便如船样劈出波浪,哗哗的溅开去。雨下得那样大,街上连黄包车都看不到,行人更是廖廖。慕容沣尊敬尹楚樊,一定请他与静琬坐了后座,自己坐了倒座,在这样狭小的车厢里,他又坐在静琬的对面,静琬心中乱到了极点,只好转过脸去看街景,两旁的街市一晃而过,就如同她到承州来后的日子,从眼前一掠而过,只有杂沓混乱的灰影,迷离而不清。

  等到了车站里,沈家平的人早将站台戒备好了,慕容沣一直送他们上了包厢。他们订了两个特包,静琬十分害怕他说出什么话来,所以进了父亲的包厢里,就坐在那里,并不回自己的包厢。沈家平送上些水果点心,说:“这是六少吩咐给尹先生和小姐路上预备的。”

  尹楚樊连连道:“不敢当。”慕容沣说:“老先生何必如此见外,以后有机会,还请老先生往承州来,让沛林略尽地主之谊。”他们两个说着客气话,静琬坐在沙发上,只是望着车窗外的站台,那站台上皆是密密麻麻的岗哨,虽是在倾盆大雨中,衣衫尽湿也如同钉子般一动不动,这样整肃的军容,令人不觉生了敬意。慕容宸素来治军严谨,到慕容沣手中,依旧是军纪严明,所以承军向来颇具威名。她想着他的那句话:“我要将这天下都送到你面前来。”心中只是划过异样一缕痛楚。他的雄心万里,她知道他定有一日能做到,那时自己再见了他,不知世事又是怎样一种情形。

  或者隔着十年二十年的烟尘,她亦只能在一侧仰望他的人生罢了。

  终于到了快要开车的时刻,慕容沣望了她一望,那目光里像是有千言万语,可是最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,告辞下车去了。她从车窗里看见,他站在站台上,沈家平执伞替他挡着雨,他身后都是岗哨,大雨如注,哗哗的如同千万条绳索,抽打着地面。火车微微一阵摇晃,开始缓缓的向前滑动。他立在那里,一动不动,沈家平附耳对他说着什么,他也只是恍若未闻,只是仰面瞧着她。她本来想从车窗前退开,可是不知为何失了力气,动弹不得,竟连移开目光都不能,隔着玻璃与雨幕,根本看不清他的脸色,她茫然的不知在想些什么,温暖的掌心按在她肩上,她回过头去。尹楚樊爱怜的叫了声:“孩子。”火车已经在加速,她转回脸,他的身影已经在往后退去,越退越快,越来越远。那些岗哨与他都模糊成一片暗影,再过了一会儿,火车转过弯道,连站台也看不见了,天地间只余了苍茫的一片雨气。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