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15章 且把罗带,试绾同心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静琬本来重伤初愈,路上劳顿极是辛苦,她怕父亲担心,强撑着并不表现出来,只是咬牙忍着。等终于回到乾平,下车之时,已经只余了一种疲倦,仿佛倦怠到了极处,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。尹楚樊一路上都担着心,等到从火车上下来,才长长舒了口气,说:“终于到家了。”

  站台上熙攘的人声,她此去承州不过数月,却有种恍若隔世之感,好像这世界皆是隔了一层,头昏沉沉,强打精神下车,脚踏到实地上,心里却还是一种虚妄的飘浮,没有根底。他们早拍了电报,家里的汽车夫一直接到他们,也才松了口气似的,眉开眼笑说:“老爷,大小姐,你们可算回来了,太太早上就催促我出门呢。”

  静琬只觉得得软弱到了极处,也累到了极处,坐在汽车上,只想着快快回家,等到了家里,忽然就像有了力气,从车上一下来,疾步往客厅里一路奔去:“妈!妈!”尹太太已经迎出来,她扑到母亲的怀里,像个小孩子,哇得就哭出声来。尹太太搂着她,她只是号啕大哭,似乎要将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心一股脑的哭出来。尹太太也忍不住掉眼泪,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……”

  她抱着母亲的胳膊,就像抱着最后一根浮木,除了哭只是哭。她从来没有这样软弱过,从来没有这样无力过,也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。尹太太拍着她的背,像哄着小孩子一样,她精疲力竭的抽泣着说:“妈,我错了。”尹太太含泪道:“孩子,下次可不要这样吓唬妈妈,妈妈可只有你。”她的眼泪不可抑止的流出来,她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:“妈,我也只有你。”

  她这一晚睡得极踏实,人是累到了,心里也只是倦意,总归是回到家中,沉沉的睡了一晚,竟然连梦都没有做一个。睡到中午才起来吃了午饭,尹楚樊离开乾平已久,一回来就去忙着生意了。尹太太陪着女儿,怎么也瞧不够似的,不外乎问她在承州的种种情形。她怕母亲担心,只拣些不相干的话说,母女二人正絮絮的说着话,忽然吴妈进来说:“太太,小姐,许少爷来了。”

  静琬只觉得心里一跳,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,尹太太已经说:“快,快叫他进来。”静琬坐在那里没有动弹,许建彰今日穿着长衫,人倒似瘦下去许多,神色也很憔悴,远远就对尹太太行了个礼:“伯母。”尹太太说:“快坐,我去给你们装点心碟子。”她起身便走,静琬嘴角微微一动,想叫母亲留下来,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来。

  许建彰远远望着她,他们之间不过隔着半间屋子,可是一下子突然遥远起来,仿佛相隔着千山万水一样。他微低着头,静琬侧着脸,窗上是墨绿金丝绒的窗帘,帘楣上垂着华丽的金色流苏,风吹过来,一点耀眼的金光,仿佛太阳照在河流上,水波粼粼,他的眼里却只有黯然。

  她心里只是错综复杂的感觉,像是怜悯,又像是怨艾,更像是一种不能去深想的被动,迫得她透不过气来。他终于开了口,声音是沙哑的:“静琬,对不起。”她没有作声,一种奇异的力量支持着她,她的指尖无意识的刮着沙发上的绒面,细而软的绒毛,微痒温热。隔了很久,他又说:“我今天来,只是向你陪罪,我对不起你,可是那样的情形下,我也没有旁的办法。我不指望你原谅我,也知道你并不想瞧见我,可是假若我今天不来,这辈子都不会心安。”

  风很大,吹得窗帘飘飘拂拂,静琬想到慕容沣的卧室里,也是大幅的西式窗帘,窗帘下面坠着绒绒的小球,她无事时立在窗前,总爱去揪那些小球,绒绒的刷着掌心,一点微痒。她悚然一惊,仿佛惊诧自己怎么会突然回想起这个。她以为承州是自己的噩梦,一辈子也不愿去想起了。她有点迷乱的抬起眼睛,建彰正望着她,眼里只有悔恨与痛楚。她神色有点恍惚,可是她定了定神,说:“我并不怪你。”

  他站在那里不动弹,声音依旧轻微:“可是我怪我自己……”她有些自欺欺人的扭过头去:“这不是你的错,我不怪你。”他又叫了一声:“静琬。”她说:“是我自己不好,怎么能够怪你。”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,虽然她离他这样近,可是又如此的遥不可及。她说了这样一句话,自己立刻又后悔了,静静的站在那里,只是有几分悲哀的望着他。他想起她小时候闯了祸,或是受了什么委屈,都是这个样子,心下一软,仿佛有温软的泪要涌上来,只是勉力忍住。

  她往前走了一步,他伸出手来,她什么都不愿去想了,她也不要想了,再想下去,她真的会发了狂。她是回来了,她是要过回自己的生活了。她扑入他的怀抱里去,就像是害怕某样未知的东西。她要他的安稳,要他给她一贯的熟悉,他身上有最熟悉的烟草香气,可是没有那种夹杂其间极淡的硝味。她不能再想下去,再想她会害怕,她仰起脸来,眼中闪烁着泪光。他也含着眼泪,她明明知道是回不去了,她再也回不去与他的过往,可是只是绝望的固执。她一定要和原来一样,她一定要继续着自己的生活。

  他紧紧搂着她,仿佛搂着失而复得的珍宝,他没有想到轻易可以获得她的原谅,她这样骄傲的一个人,现在却软弱得像是没有了任何气力。他心里隐约有丝害怕,害怕这一切来得太容易,竟不像是真的一样。他以为她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了,可是她现在就在他怀里。他紧紧搂着她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的存在,她的身体微微有些发僵,或者因为仍旧在生他的气,他叹息着吻在她的发上:“静琬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她神色恍惚,心底撕裂的那个地方又在隐隐作痛,她逼着自己不要再去想,她要的,只是自己应该有的安逸人生。他必会尽其所能的对她好,她也会,对他好,然后忘了一切芥蒂,忘了承州,忘了曾经硬生生搅乱她生命的一切。

  乾平七八月间,暑热甚酷,静琬虽然贪睡,但夏日昼长,十点多钟的样子,已经是艳阳高照,满院的花木扶疏,郁郁葱葱,她起的既迟,就没有吃早饭,拿了块蛋糕,一边吃,一边就看今天的西文报纸。报纸上还在分析承颖在郑家屯的冲突,说道两军的布防与实力,外国政府从中斡旋……她看到“承军”二字,就不觉生了一种烦躁,将报纸扔开到一旁,尹太太见她看报纸,于是问:“报上说什么,是要打仗了吗?”

  她说:“还不是那几句话,那个外国的军事分析家说,虽然局势十分紧张,但估计近期不会打起来。”尹太太说:“那就好,一打仗总是兵荒马乱,叫人心里不安。”又说:“你不是和建彰要去逛公园,怎么到现在还不出门?”

  静琬看了看钟,说:“是去明明轩吃大菜,反正公园隔几天就在逛,和自家花园一样了,还有什么意思。”明明轩是乾山公园内的一间西餐馆子,十分的有名,静琬一直喜欢那里的桃子冻,所以建彰与她久不久就要约在明明轩。

  她十一点才出门去,到了公园里,已经是快十二点钟了。这天是礼拜天,一间明明轩里差不多是满座。因为是熟客,西崽满面笑容的迎上来,说:“尹小姐来啦,许少爷早就在那边等着呢。”

  因为来吃西餐,所以许建彰也换了西服,正中午的阳光猛烈,彩色拼花玻璃的长窗,漏进一扇扇五颜六色的光斑,有一块淡黄色的光斑正照在他的脸上,他不觉微微眯起眼睛,他额上乌黑的发线笔直,那笑容温和,叫她心中不由自主觉得温软安逸,含笑问:“等了许久了吗?”他说:“也才刚到一会儿。”

  刚上了菜不大一会儿,忽然外面一大阵喧哗声嚷进来,餐厅里本来有俄国乐队在那里演奏,那喧哗声连音乐声都打乱了,有人在大声的说着什么,还有人在连声发问,许多客人都情不自禁的张望,西崽匆匆的走过,静琬叫住他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那西崽说:“报馆刚刚传来消息,承军宣战了。”

  她的心猛然往下一沉,不知道为什么,整个人就像是呆了一样。她过了好一阵子,才转过脸去看许建彰,他的眼中掠过一缕悲戚,可是极快就被一种从容给掩盖了过去。他的声音也像是很平静:“看来要乱上一阵了。”静琬也渐渐的回过神来,若无其事的说:“承颖总有四五年没打过仗了吧。”他们两个人,尽管说着话,可是静琬手里拿着叉子,将刚上的一份薄饼,一点点全铲得零零碎碎。

  旁边一桌的人大声在议论局势,断断续续的声音飘过来,一个说:“慕容沣此举不智,承军本就势劣,绝占不了便宜去。”另一个说:“颖军刚胜了安国军,士气正高,若不是外国政府居中调停,早就在月前对承军的挑衅宣战了。”还有一人却持着异议:“依我看倒不一定,慕容沣与俄国人刚签了条约,回头就对颖宣战,这中间定然还有蹊跷。”他们七嘴八舌,讲个不休,静琬本来不想听,可是一句一句,便如冰冷的小蛇一样,嗖嗖的往耳里钻。她心情烦乱,不知不觉就叹了口气。

  许建彰忽然叫了她一声:“静琬。”她抬起眼来看他,他的脸色还是那种从容的安详,彩色玻璃的光斑映在雪白的餐台布上,流光飞舞,迷离如绮,微微摇曳的影,是窗前的树被风吹过。餐厅里本来装有许多的吊扇,此时缓缓转着,巨大的扇片如同桨,慢慢搅动着凝固的空气。她有一种预知的战栗,挺括的餐巾让手心里的汗濡湿,绵软而柔韧。他的神色还是那样子,仿佛小时候要替她去折一枝花,他说: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  头顶的吊扇有低而微的嗡嗡声,四面都是轻轻的笑语声,远处有蝉,声嘶力竭。她并不觉得热,可是汗浸透了衣裳,贴在身上。心里只有一种慌,像是小时候醒过来,屋子里静悄悄的,妈妈不在跟前,奶娘也不在跟前,四壁静悄悄的,墙上挂钟滴嗒滴嗒的走着。只余了她一个人在屋子里,心慌得厉害。

  耳中嘈杂的人声,隐约听到有人在说俄语,这种生硬带弹舌的语调,陌生又熟悉,她定了定神才发现是那个俄国乐队的指挥。乐队重新奏起曲子来,《souvenirsd\\\'enfance》,很清晰的钢琴声,嘣咚蹦咚每一个音符都像敲在她心上,一下一下在那里敲着。她听到自己很清楚的声音说:“好吧。”

  订婚礼的一切都是预备好了的,上次因为建彰出了事而耽搁,此时重新布置起来,也不算费事。婚姻大事,虽然现在是新式的社会,可是不免还是依着旧俗,两家都置办聘礼与嫁妆。

  静琬从来不知道结婚有这么多的事,父母虽然替她操持着,但许多东西还得她自己去挑验。这天一早建彰就亲自开了车,两个人去大安洋行看钻戒。

  本来洋行里顾客就很少,尤其是这样的早上,他们两个一路走进去,店堂里只有几个印度伙计在那里,所以招呼得十分殷勤。将各色的钻石拿出来给他们看,又说:“如果看不上,我们这里还有裸钻,可以订做戒托。”因为是结婚所用的东西,所以静琬格外郑重,放出眼光来挑选取,那些戒指都是些寻常的样子,选了半晌,并没有特别合意的。伙计们就又拿了裸钻出来给他们看,那些钻石都托在黑丝绒底子上,闪闪烁烁如同夜幕上的星光璀璨。伙计见是大主顾,所以特别巴结,说:“我们这里有一颗极好的金丝燕,黄钻本来就罕见,这一颗三克拉的黄钻,更是罕见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将一只小小的桃形盒子取出来,打开来给他们看。

  静琬看到那颗金丝燕的钻石,不由自主想到慕容沣曾经送她的那只手镯,密密匝匝的镶了金钢钻,那样流光溢彩的光芒,几乎连人的眼睛都要灼痛。脸上的神色不由呆了一呆,就这么一刹那的功夫,建彰已经看到了她的神情。他也瞬间就记起,她受伤之后,自己初去见她。她手上笼着一只三四寸阔的镯子,镶着金丝燕的钻石,灯光下映如星辉闪烁,耀眼极了。自己当时只顾着担心她的伤势,并没有多想,可是现在一回忆起来,那只镯子的光芒似乎犹在人眉宇间闪烁。

  他想起去年刚回国时,她从英文杂志上看到外国的一位王妃戴着那种钻石镯子,很是赞叹。但这种价值连城的稀世珠宝,富商巨沽亦等闲不能,他望着那金丝燕流转的钻石光芒,心直直的往下坠去,心底深处漫卷起寒意来,虽然时值酷暑,但是手突然一下子冷下去。

  静琬微笑对他说:“我倒不喜欢这种黄钻,看着黯黯的,没有寻常钻石出色。”他也就对着她笑了一笑,静琬眼尖,突然发现那伙计手里还有一只盒子,于是问:“这个也是黄钻吗?”那伙计道:“这个是粉红钻,前几天有一位主顾看上,因为嫌镶得不好,改了样子重镶,已经付了定金。”静琬哦了一声,伙计已经打开来给他们看,也是三克拉左右一只钻石,镶嵌得十分精致,静琬一见就觉得十分喜欢。

  建彰见她喜欢,于是叫伙计取过来,她戴在指上一试,不大不小,伙计笑道:“小姐的手指纤长,所以戴这种样式最好看了。”静琬越看也越是喜欢,建彰说:“既然是人家订了的,那么我们照这个样子再订一枚吧。”

  那伙计陪笑道:“您也知道,这粉红钻如今是有价无市。如今的火油钻、粉红钻都是稀罕极了,据我们所知,这国内粉红钻的货紧俏得很,您若是想要,我们拍电报给总行,从国外发货过来,就是麻烦您要付些定金。”

  建彰说:“定金不成问题,只是时间要多久呢?”那伙计答:“原本可以从铁路进来,现在承颖开战了,得从海上随邮轮过来,快的话,三个月钻石就到了。”

  静琬一听,不由大失所望,他们的婚期定在一个月之后,建彰忙问:“不能再快了吗?”那伙计将手一摊,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。静琬说:“那就算了吧,我再选一个现成的就是了。”取下戒指放回盒中去,那粉红钻一点淡淡的红色,便如玫瑰凝露一样,剔透光亮,叫人总移不开目光去。建彰见她恋恋不舍,忍不住问那伙计: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  那伙计一抬头,说:“真巧,订这个戒指的人来了,要不二位跟他商量商量?”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