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18章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静琬送走程信之,一颗心才算放下来。到了第二日,因为吉期近在眼前,所以尹氏夫妇都忙着预备婚礼事宜,家中人多事杂,好几位表姐妹都来了,在楼上陪着静琬,一群人说说笑笑,转眼就到了晌午时分。静琬这才想起来:“怎么今天的报纸没有看到?”

  一位表姐就笑道:“我们静琬从小就像男孩子一样,所以巾帼不让须眉,时时的关心国事新闻,只怕日后建彰还要对她甘拜下风呢。”她们虽然这样开玩笑,静琬素来很大方,不过笑了一声,就叫明香去拿报纸来。明香去了半晌,却空着手回来,说:“今天客人多,不晓得谁拿去看了。”另一位表妹就说:“报纸有什么看头,天天不过讲打仗,不过我听爸爸说,这仗只怕马上就要打完了。今天报纸上登的头条,说是俄国对承军宣战了。爸爸说,承军这次是腹背受敌,准得一败涂地。”

  只听“咣铛”一声,却是静琬手中一盏热茶,跌得粉碎。明香吓了一跳,连声问:“小姐烫着了没有?”静琬脸色雪白,那样子倒还镇定:“没有。”明香连忙收拾了碎瓷片子,嘴里还念:“落地开花,富贵荣华。”静琬一手按在胸口,脸上恍惚是在笑,喃喃道:“你跟谁学的,这样罗嗦。”明香将嘴一撇:“还不是吴妈,说家里办喜事,吉利话一定要记着。”

  几个表姐妹看她的妆奁,一样样的首饰头面都取了出来,拿一样便赞叹一声,本来年轻的女子聚在一块儿,就极热闹,何况是在看首饰,这个说这个精巧,那个夸那个贵重,静琬额上都是涔涔的冷汗,满屋子的笑语喧哗,在耳中却是忽远忽近,带了一种嗡嗡的蜂鸣声。她定了定神,因为办喜事,这件屋子里,都牵起喜幛与彩花来,四处都是很绚丽的颜色,屋子里堆着锦缎箱笼之类,都是预备明天一早抬过去的嫁妆,梳妆台上一只小小的西洋座钟,钟下悬着的水晶球旋个不停,一下子转过来,一下子转过去,她望得久了,生了一种眩晕,仿佛整间屋子都天旋地转一样。

  尹氏夫妇都忙着招呼亲友,到了下午三四点钟,尹太太才抽出空上楼见女儿,一众同龄的姐妹们都下去听戏了,静琬一个人坐在那里,怔怔的发着呆。尹太太爱怜的说:“听吴妈说你中午都没吃什么?脸怎么这样红?”静琬伸手摸了摸脸,那脸颊上滚烫的,像是在发着烧一样,可是她心底有更烈的一把火在烧着,她的眼底带着一种迷离的神气,轻轻叫了声:“妈。”

  尹太太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鬓发,她忽然眼中泛起泪光来:“妈,我好害怕。”尹太太怔了一下,旋即笑道:“傻孩子,这有什么好怕的,姑娘长大了,都要嫁人的啊。”静琬却像是要哭出来了,紧紧咬着下唇,忍着眼泪。尹太太心底不由着了慌,忙道:“好孩子,许家上上下下,你都是很熟悉的,就像是咱们自己家里一样,而且都在这城里,以后你要回来,也方便的很啊。”

  静琬却终究忍不住,那眼泪就涌出来,尹太太见了她的样子,自己也不晓得为何十分伤感起来。伸手将女儿搂入怀中,静琬声调犹带呜咽:“妈妈,对不起。”尹太太拍着她的背:“傻话,你有什么对不起妈妈的,你快快活活,妈妈就高兴极了。”又道:“你一向懂事,可要高高兴兴的,这是大喜事啊。”静琬嗯了一声,将脸埋在母亲怀中,紧紧抱住母亲的腰,久久不愿松开。尹太太想着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儿,明天就要嫁到别人家里去了,心中也是一千一万个不舍,所以絮絮的叮嘱着些为人新妇的道理,又说了许多话来安慰女儿。

  按照礼节,结婚之前,建彰与她是不能见面的,所以这天黄昏时分,打了一个电话来。静琬接到电话,那一种百味陈杂,竟然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,建彰只当她是累了,与她说了几句明天婚礼上的事,最后叮嘱说:“那就早些睡吧。”她嗯了一声,他正要将电话挂断,她忽然叫了声:“建彰?”他问:“怎么了?”听筒里只有电流嘶嘶的声音,他的呼吸声,平稳漫长,她柔声说:“没什么,不过就想叫你一声。”

  她偶然露出这种小女儿情态,建彰心中倒是一甜,说:“早点休息吧,明天就可以见面了。”静琬长久缄默着,最后方说:“你也早些休息,再见。”

  她将电话收了线,站了起来。前面搭了戏台在唱堂会,隐约的锣鼓声一直响进来。嘁儿锵嘁儿锵……她的一颗心跳得比那鼓点还要快,一一的检点手袋中的事物:父母与自己的一张合影相片、两大卷厚厚的钞票,一把零钱,还有那只金怀表。她想了一想,将“玥”拿手绢包了,掖在手袋最底下。

  客人们大都在前面听戏,她悄悄的下楼来,因为马上要开席了,下人们忙得鸦飞雀乱,一时也无人留意到她。她从后门出了花园,园中寂然无人,只有树上挂了西洋的小七彩旗,迎风在那里飘展着,哗哗的一点轻微的招摇之声,前面的锣鼓喧天,她依稀听出是《玉莲盟》,正唱到“我去锦绣解簪环、布裙荆钗,风雨相依共偕百年。”那一种咬金断玉的信誓之声,仿佛一种异样的安慰,令她并不觉得十分害怕,只是脚步忍不住有些发虚,幸得一路上无人撞见。后门本来没有上锁,门房里的老李坐在藤椅里,仰头大张着嘴坐在那里,原来趁着凉风已经睡着了,老李养的那条大黄犬,见着她只懒懒的摇了摇尾巴,她悄悄就走出门。

  从巷子口穿出去,就看到好几部黄包车在那里等客,她随便坐上一辆,对那车夫道:“去南城,快拉。”那黄包车见她的模样,知道是位富贵人家的小姐,而且又不讲价,明明是位大主顾,当下抖擞了精神,拉起车来就一阵飞跑,不一会儿就将她送到了南城。

  她知道自己此举,当真是惊世骇俗,连那位严先生见了她,也吃了一大惊。她并无旁的话说,只简单道:“我要去永新。”

  那位严先生极快就镇定下来,眼中忍不住流露出钦佩之色,口中却道:“现在两军战事激烈,交通断绝,小姐不能这样冒险。”

  静琬固执起来,只将脸一扬:“他既然能来,你必然就有办法叫我去。城门马上就要关了,如果今天走不成,可能我这辈子就没法子走了。”那严先生沉吟道:“小姐乃千金之体,前线烽火,并不是旁的事。路上万一有闪失,我严世昌何颜去见六少?”静琬将脚一跺:“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严世昌考虑半刻,终于下了决心,抬起头来道:“那么请小姐在此稍候,容我去安排一二。”

  他办事极是敏捷,去了片刻即返,两个人乘了汽车出城去,城外有人早早套了一辆大车在那里接应,天色已晚,他们坐了大车颠簸走了数十里地,静琬一半是紧张,一半是害怕,夹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,坐在那黑咕隆冬的大车里,心中只怀着一种不可抑制的热烈。这一走几乎走了半夜,从颠簸的小路上转入更窄的一条路,最后转入一个院落,静琬借着车头煤油灯依稀的亮光,隐约瞧出像是寻常不过的一户庄户人家。

  严世昌先下了车,再替她掀起车帷,低声说:“小姐,今天就在这里打尖,明天一早再赶路。”静琬虽然胆大,可是到了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还是禁不住有几分怯意。心中只在记挂父母,到了这个时候,他们一定急的要发狂了,可是自己义无反顾的出来,只待日后再去求得他们原谅了。

  主人是一对夫妇,笑嘻嘻的迎出来,这里并没有电灯,依旧点的煤油灯,静琬见着女主人,才情不自禁微松了口气。昏暗的灯光下只瞧见屋子里收拾得很洁净,那主妇早早替她挑起里屋的帘子,里面也是大炕。静琬路上奔波这半夜,看那炕席整洁,也就先坐了下去。严世昌说:“明天只怕还要委屈小姐。”将全盘的计划一一对她讲明:“前线虽然在打仗,但这里离旗风岭很近,我们已经预备下牲口,明天一早就动身,从山上抄小路过去,预备路上得要四五天时间,只要到了旗风岭境内,那就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。只是这一路,都是翻山越岭的小路,并没有多少人家,只怕小姐吃住都得受很大的委屈。”

  静琬道:“不要紧,我既然出来,就有着吃苦的准备。”

  那严世昌与她相交不过廖廖数面,心中很是担心,她这样一位娇滴滴的大小姐,只怕路上很不易照料。等到第二天一早,静琬换过主妇的一身旧衣服,拿蓝布将头发全围了起来,又在两颊上擦了些黄粉,陡然一看,很像是庄户人家的闺女了。她到底年轻,虽然满腹的心事,而且明知前路坎坷,临着水缸一照,还是忍不住哧的笑出声来。

  严世昌也换了一身旧布衣,主人家替他们预备下两匹大走骡,又叫自己的一个侄儿,年方十四唤作剩儿,替静琬牵着牲口。静琬虽然骑术颇佳,可是还从来没有骑过骡子,站在门口的一方磨盘上犹豫了半晌,终究大着胆子纵身一跃,严世昌本来也甚为担心,见她稳稳的侧坐在了鞍上,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那走骡骑得惯了,走得又快又稳。山中八月,稼禾渐熟,静琬折了一大片蒲葵叶子遮住日头,她原来的皮鞋换了主妇新纳的一双布鞋,那鞋尖上绣着一双五彩蝴蝶,日头下一晃一晃,栩栩如生的如要飞去。她侧着身子坐在骡背上,微微的颠颇,羊肠小道两旁都是青青的蓬蒿野草,偶然山弯里闪出一畦地,风吹过密密实实的高粱,隔着蒲葵叶子,日光烈烈的晒出一股青青的香气。走了许久,才望见山弯下稀稀疏疏两三户人家,碧蓝的一柱炊烟,直升到半空中去。那山路绕来绕去,永远也走不完似的。静琬起先还担心着父母,不时的闪过愧疚之心,到了这时候也只得硬生生抛开,只想事已至此,多想无宜,唯有一心想着见着慕容沣的那一日,满心满意里都是漫出一种欢喜,虽然从来没有走过这样崎岖的山路。

  剩儿只顾埋头走着路,静琬本来心中有事想着要打岔分神,于是一句句的问他的话,几岁了,家里有什么人,念过书没有,除了村里去过哪里……严世昌本来担着老大一颗心,看她如今的样子,心里一块大石终于渐渐放下来。剩儿起先问一句才答一句,静琬甚少到这样的山岭中来,见到什么都觉得稀罕,剩儿本来很拘紧,经不住她问这个是什么树,那个是什么花,也渐渐的熟悉起来。

  秋凉渐起,风吹过树梢哗哗的轻响,草丛中虫声如织,这边在唱,那边在吟,唧唧的此起彼伏,剩儿眼明手快,随手就逮住路旁草上一只大蝈蝈,拿草叶系了,递给静琬。静琬满心欢喜接过去,将草叶系在葵叶上,拿草尖逗那蝈蝈玩,不觉就流露出一种孩子气来,严世昌见了,也禁不住露出一丝微笑。

  这样路上一直走了三四天,他们走的这条路十分僻静,除了本地人,甚少有人知道。所以虽然一路行来极是辛苦,但颇为平静顺利。严世昌对静琬已经极为敬佩,说:“小姐当真是不让须眉。”静琬笑着说:“你将我想成千金大小姐,当然有几分瞧不起我。”严世昌连声道“不敢”,静琬哧的一笑,说:“你别老这幅唯唯喏喏的样子啊,你虽然是六少的下属,可并不是我的下属。”严世昌道:“世昌奉命保护小姐,所以眼下是小姐的下属。”

  静琬笑道:“这一路上多亏你,你要是再这样唯唯喏喏,我可要罚你了。”严世昌脱口又应了个“是。”这下连剩儿也笑起来了,静琬说:“刚刚才说了,又明知故犯,罚你唱歌!”严世昌自幼跟随慕容沣,上马管军,下马管民,于枪林弹雨里闯到如今,日常相处的同袍,都是豪气干云的大男人,素来不待见娇滴滴的女人,可是和这位尹小姐一路行来,只觉得她心性豁朗,平易可亲,不仅没有半分架子,而且有着寻常男子也并不常有的韧性。最难得是这样一位大家千金,一路上吃干粮喝凉水,手脚都磨出水泡来,也并不皱一皱眉。他心中尊敬她,听她说要罚唱歌,心下为难,竟然从所未有的红了脸:“我可不会唱歌。”

  静琬拍手笑道:“骗人,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是会唱歌的,快唱一首来,不然我和剩儿都不依。”严世昌无可奈何,他所会唱的歌十分有限,只得唱了一首家乡小调:“山前山后百花儿开,摘一朵花儿襟上戴,人前人后走一回看一看,有谁来把花儿爱花儿爱……”他嗓子粗嘎,可是见静琬含笑极是认真的听着,于是一句接一句的唱下去:“山前山后百花儿开,摘一朵花儿襟上插,人前人后走一回看一看,有谁来把姐儿睬姐儿睬,粉蝶也知道花娇媚,飞到我姐儿的身边来,难道哥儿就那样呆,那样呆,还要我往他的手里塞,手里塞……”

  骡蹄踏在山路的石板上,足音清脆,远处惊起几只小鸟,扑腾腾飞到半天中去,他以前过的日子,要么是在枪底刀头上舔血,要么是与同袍吃酒赌钱,要么是在胡同娼馆的温柔乡中沉醉,万万没有想过,自己会在这样的山间放声唱歌。可是见着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,心中无论如何不忍拂她的意。一首歌唱完,静琬笑道:“唱的这样好,还说不会唱歌。”严世昌手中一条软藤鞭子,早叫手心里的汗濡得湿了,缄默了数秒钟,笑道:“六少的京戏那才叫票得好,等几时有空,小姐可以请六少唱一折。”

  静琬笑吟吟的说:“我还真不知道呢,下回一定要他唱。”随口问他:“你们六少,小时候是什么样子?”严世昌笑着说:“原先大帅在的时候,六少也是顶调皮的,大帅恼起来,总拿鸡毛掸子揍他,不打折了掸子,绝不肯放过。那时六少不过十来岁,有回在外头闯了祸,知道大帅要打,所以先拿小刀将那簇新的鸡毛掸子,勒了七八分深的一个口子。大帅一回来,果然随手抽了掸子就打,才不过两下就打折了掸子,大帅倒是一怔,说:‘如今这掸子怎么这样不经使?’上房里的人都知道是六少弄鬼,个个捂着肚子笑着躲出去。”

  静琬脸上也不由带出微笑来,眼睛望着前方山路,可是像是出了神,其实日落西山,余晖如金,严世昌只觉得她一双明眸,如同水晶一样,比那绚丽的晚霞更要熠熠生辉。她转过脸来,那颊上如同醉霞一样,浮着淡淡的红晕,说:“严大哥,后来呢?”她这一声大哥叫得极自然,严世昌不敢答应,就这么一踌躇的时候,只听她又说:“可怜他从小没有娘,唉。”这么一声轻叹,幽幽不绝如缕,直绕到人心深处去。严世昌竟然不敢抬头再看她,隔了一会儿才说:“小姐,明天就到何家堡了,那里与旗风岭只是一山之隔,虽然颖军在何家堡没有驻兵,但游兵散勇只怕是难免。所以明天一天的行程,都十分危险,到时候如果有什么情况,小姐务必和剩儿先走,他认得路,知道怎么样到旗风岭。”

  静琬心中虽然有三分害怕,可是很快的鼓起勇气来,说:“严大哥,不要紧的,咱们三个定然可以一块儿平安到旗风岭。”严世昌也笑道:“我不过说是万一,小姐乃福慧双修之人,定然可以平平安安,顺顺心心的见到六少。”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