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19章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他们这晚依旧借宿农家,因为路上辛苦,静琬睡得极沉,到了早晨醒来,才觉得微有凉意,到窗前一看方知是下雨了。这么一下雨,山路更是泥泞难行,严世昌本来打算等雨停了再走,但秋天里的雨,时断时续,到了近午时分,依旧淋淋漓漓的下个不停。因为在路上耽搁的时间越长,也就越危险,好在午后雨势渐弱,于是冒雨上路。

  静琬穿了油衣,一顶斗笠更是将脸挡去了大半,她从来没有穿过油衣,只觉得那种桐油的气味很是呛人。走了数十里路,那雨又下得大起来,油衣又湿又重,内里的衣服也濡湿了大半,湿寒之气如腻在皮肤上一样,她情不自禁就打了两个喷嚏。严世昌极是焦急,可是雨中山路打滑,骡子行得极慢,也是无可奈何。到了黄昏时分,从山路上远远就眺望见山冲里大片的人家,雨意朦胧里像一幅烟云四起的水墨画,严世昌指给她看:“那就是何家堡,翻过那边的山头,就是旗风岭了。”

  静琬打起精神来,笑着说:“可算是要到了。”山路弯弯曲曲,看着近在眼前,走起来却很远,一直到掌灯时分他们才下了山路,一条笔直的青石板官道,是往何家堡去的。因为天下雨,只有路人廖廖。他们并没有进镇子,就在镇边歇了歇脚,买了些窝窝头做干粮。

  严世昌戴着斗笠,穿着一件半旧油衣,又说一口本地话,那小店的老板不疑有它,一五一十对他讲:“晚上可不要行路,这年月地方不靖平,一会儿这个军打来,一会儿那个军打来,你们不如在镇上歇一晚,明天一早赶路。”

  严世昌问:“堡里不是有安民团吗?”老板说:“听说山上有颖军的一个连调防过来了,也就是这么听说,山里那么大,晓得那些兵爷们藏在哪里?”严世昌心中忧虑,抱着裹窝窝头的蒲叶包,深一脚浅一脚走回静琬身边,低声与她商量片刻,终究觉得留在镇上更危险,还是决定连夜赶路。

  谁知入了夜,雨反而越下越大,他们不过走了数里地,那雨如瓢泼一样,哗哗的只是从天上浇下来,浇得人几乎连眼也睁不开。四下里静悄悄的,连小虫也听不见鸣叫,唯有哗哗的雨声,四周只是墨一样的黑,黑得如同凝固的墨汁一样。静琬心中虽然害怕,可是紧紧咬着嘴唇,并不吭一声。严世昌手里的一盏马灯,只能照见不过丈余远,白白的一团光晕里无数雨柱似乎直向着马灯撞过来,他知道不宜再赶路,于是对静琬说:“现在就算折回镇上去也十分危险,我记得前面有座关帝庙,要不今晚先到那里避一避,明天一早再走路。”

  静琬只觉得湿衣沾在身上寒意侵骨,连说话的声音都似在颤抖:“我听严大哥的。”他们冒雨又走了里许,才见着小小一座破庙。庙中早就没了和尚,因为往来路人经常歇脚,庙堂中倒还干净,严世昌放下马灯,找了块不漏雨的干净地方让静琬坐下,静琬脱了油衣,只觉得夜风往身上扑来,更加的冷。严世昌见墙边堆着些枯枝乱草,迟疑了一下,因为山中形势不明,如果生火只怕会引得人来。但见那马灯一点亮光照在静琬脸上,她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,嘴唇已经冻得紫乌,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。他只担心她再穿着湿衣会受寒生病,心中不由抱着一丝侥幸,觉得这样的大雨夜里,就算山中有颖军,亦不会冒雨夜巡。他于是抱了一堆过来枯枝,生起火来。

  静琬拿了块窝窝头,半晌咽不下去,她的衣服都是半湿,叫火烘着,慢慢腾出细白的水汽,因为暖和起来,人也渐渐的缓过劲来。剩儿也累极了,一边烘着湿衣,一边靠在墙上就打起盹来。外面风雨之势渐小,严世昌说:“等到天亮,这雨大约也就停了。”静琬微笑说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严世昌胡乱吃了几个窝窝头,正拾了些枯叶往火中添柴,忽然腾得就站起来,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。

  静琬吓了一跳,见他脸色凝重,不由自主也紧张起来。她努力的去听,也只能听到雨打在庙外树木枝叶间,细密的漱漱有声。严世昌突然转过身来,捧了土就将火堆中掷去,静琬这才回过神来,忙帮忙捧土盖火。火焰熄灭,庙中顿时伸手不见五指,静琬只听到严世昌轻而微的呼吸之声,两匹骡子原本系在庙堂中间的柱子上,此时突然有匹骡子打了个喷鼻,她心中害怕,却听严世昌低声唤:“剩儿?”剩儿一惊就醒了,只听严世昌低声说:“你晓得下山的路吗?”剩儿低声说:“晓得。”

  静琬努力的睁大眼睛,屋顶瓦漏之处投下淡淡的一点夜空的青光,过了好久她才能依稀瞧见严世昌的身影,他静静的站在那里,可是她听不出外面有什么不对。他突然伸手过来,往她手中塞了一个硬物,低声说:“来不及了,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前后包抄,六少曾经教过小姐枪法,这枝枪小姐拿着防身。”

  他手中有另一枝短枪,黑暗里泛着幽蓝的光,她害怕到了极点,只觉得手中的枪沉得叫人举不起来。这时才仿佛听见外面依稀传来马蹄声,越来越近,那蹄声杂沓,显然不止一人一骑,隐约听着马嘶,似乎是大队的人马。他们三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,屏息静气,听那人马越走越近,静琬一颗心就要从口中跳出来一样,外面有人道:“刚才远远还看着有火光,现在熄了。”跟着有人说:“进去看!”

  静琬的身子微微发抖,紧紧握着那把手枪,手心里已经攥出汗来,听着密集的脚步声急乱的拥过来,接着有人“砰!”一声踹开了庙门。

  慕容沣在睡意朦胧里,依稀听到仿佛是沈家平的声音,压得极低:“六少才睡了,通宵没有睡,今天上午又去看布防,到现在才抽空打个盹。”另一个声音好像是秘书汪子京,略显迟疑:“那我过一会儿再来。”他一下子就彻底清醒,天阴沉沉的,虽然是下午,仍旧仿佛天刚蒙蒙亮的样子,天是一种阴翳的青灰色,隐隐约约的闷雷一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这种声音他再熟悉不过,知道那并不是雷声,而是前沿阵地上的炮火声。他抓过枕畔的手表来看,是下午三点多钟,原来自己这一睡,还不到一个钟头,那种疲倦之意并没有尽去,反而有一种焦虑的心浮气躁。

  他问:“谁在外头?”

  果然是汪子京,听见他问连忙走进来,他已经下床来,就拿那架子上搭着的冷毛巾擦一擦脸,问:“什么事?”汪子京含着一点笑意,说:“是好消息,第九师与护国军的第七团、第十一团已经完成合围,我们的骑兵团已经到了月还山,护国军的先锋营也抵达轻车港,颖军高柏顺的两个师还蒙在鼓里呢。”

  慕容沣掷开毛巾,问:“东线呢?”

  “第四师的炮兵还在牵制。”汪子京很从容的说:“几乎要将历城轰成一片焦土了,钱师长刚发来的密电,已经抵达指定的位置。单等着瓮中捉鳖,出这些天来憋着的一口气。”

  慕容沣哼了一声,说“我军弃守余家口不过十余日,那些外国报纸就指手划脚的胡说八道。亏他们还敢引用孙子兵法,这次我送他们一出好戏,叫他们好生瞧着,什么叫孙子兵法。”

  他既然起来了,就陆续的处理一些军务,他的临时行辕设在南大营的驻地里,会议开完已经是好几个钟头之后。慕容沣心情颇好,笑着对一帮幕僚说:“这些日子来诸公都受了累,今天我请大家吃饭。”军中用餐例有定规,每人每日份额多少,所以他一说请客,几位秘书都十分高兴,簇拥着他从屋子里走出来。天色正渐渐暗下来,太阳是一种混沌未明的晕黄色,慢慢的向西落去,远远望见营房外有汽车驶进来,门口的岗哨在上枪行礼。

  慕容沣本以为是江州统制贺浦义来了,待认出那部再熟悉不过黑色的林肯汽车,正是自己的座车。心下奇怪,转过脸问侍卫:“谁将我的车派出去了,沈家平呢?”那侍卫答:“沈队长说有事出去了。”慕容沣正待发作,那汽车已经停下,车上下来一个人,正是沈家平,远远就笑着:“六少,尹小姐来了。”

  慕容沣仿佛犹未听清楚:“什么?”沈家平笑逐颜开,说:“尹小姐来了。”慕容沣猛然就怔在了那里,只见一个年轻女子下车来,虽然是一身寻常布衣,可是那身形袅袅婷婷,再熟悉不过,正是静琬。她一介韶龄弱女,一路来跋山涉水,担惊受怕,吃尽种种苦,可是远远一望见他,心中无可抑制的生出一种狂喜来,仿佛小小的铁屑见着磁石,那种不顾一切的引力,使得她向着他远远就奔过来。

  慕容沣几步跨下台阶,老远就张开双臂,她温软的身子扑入他怀中,仰起脸来看他,眼中盈盈泪光闪动,脸上却笑着,嘴角微微哆嗦,那一句话却怎么也说不说来。

  他紧紧搂着她,只觉得恍若梦境样不真实,仿佛唯有这样用手臂紧紧的箍着她,才能确信她是真的。他忽然大叫一声,抱起她来就转了好几个圈子,那一种喜出望外,再也抑制不住,一颗心像是欢喜得要炸开来一般,只是漫漫的喜不自禁。她只觉得天旋地转,天与地都在四周飞速的旋转,耳边呼呼有声,却只听见他的朗朗笑声:“静琬,我太快活了!我太快活了!”

  他少年统率三军,平日在众人面前总是一副十分老成的样子,此时欣喜若狂,忽然露出这样孩子气的举止,直将一帮秘书与参谋官员都看得傻在了那里。

  静琬的笑从心里溢出来,溢至眉梢眼角,他一直抱着她转了好几个圈子,才将她放下来,她这才留意营房那边立着数人,都笑嘻嘻的瞧着自己与慕容沣,她想到这种情形都让人瞧了去,真是难为情,忍不住脸上一红。慕容沣仍旧紧紧攥着她的手,突然之间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,将脸色一沉:“严世昌。”

  严世昌自下车后,就有几分惴惴不安,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,只得上前一步:“在。”慕容沣想到静琬此来路上的风险与艰辛,心疼中夹着担心,本来就要发脾气拿他是问,可是转脸瞧见静琬笑吟吟的瞧着自己,脸上绷不住,终究哈哈一笑,对严世昌说:“算了,你也辛苦了,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  他依旧和秘书们一块儿吃晚饭,菜肴也算是丰盛了,只是军中不宜饮酒,而且这些秘书,哪个不是人精?一边吃饭,一边互相交换着眼色,胡乱吃了些饭菜就纷纷放下筷子,道:“六少慢用。”

  慕容沣道:“你们怎么都这么快,我还没吃饱呢。”何叙安首先笑嘻嘻的道:“六少,对不住,前线的军报还压在那里没有看呢,我得先走一步。”另一位私人秘书一拍脑门:“哎呀,今天晚上是我值班,得去电报房了。”还有一人道:“李统制还等着回电呢。”如此这般,几个人扯了由头,全都告辞走掉了。

  慕容沣心中确实惦记静琬,见秘书们一哄而散,心下隐约好笑。本来他每晚临睡之前,都是要去值班室里先看一看前线的战报,有时战况紧急,常常通宵不眠。但今天因为秘书们大包大揽,将事情都安排好了,于是先去看静琬。

  静琬刚刚梳洗过,这一路上风尘仆仆,洗漱不便,她素爱整洁,自是十分难受。到这里终于洗了个热水澡,整个人便如蜕去一层壳一样,分外的容光焕发。她连换洗衣物都没有,沈家平只得派人临时去永新城中买了几件,一件梅花红色的旗袍太大,穿在她身上虚虚的笼着,那长长的下摆一直落到脚面上去,倒像是有一种异样的婀娜。她的头发本来很长,此时洗过之后披在肩上,宛若乌云流瀑,只用毛巾擦得半干,发梢上无数晶莹的小水珠,在电灯下莹莹细密如水钻。

  静琬因为洗过澡,本来就脸颊晕红,见他仔细打量,搭讪着解释说:“没有电吹风,所以头发只好这样披着。”她说话之时微微转脸,有几滴小小的水珠落在他手背上,迅速的干去,手上的皮肤发了紧,一分一分的绷起来。他心中不自在起来,转脸打量室中的陈设,虽然是仓促布置起来的,但这外面这间屋子里,放着一对绒布沙发,并有茶几。走进里面房间,屋子那头放着一架西洋式的白漆铁架床,床上的被褥都是簇新的,另外还有一架西洋式的大玻璃镜子梳妆台。梳妆台上搁着一只白细瓷花瓶,里面插了一把菊花。

  在行辕里,一切都是因陋就简,这一束银丝蟹爪,虽不是什么名贵花种,但是洁白娇艳,十分令人注目。他日日所见都是烽火连天,这样整洁的屋子,又带着一种闺阁特有的安逸舒适,不觉令人放松下来。

  他说:“现在菊花已经开了?”停了一停又说:“回头叫他们在我的房里也搁这么一瓶。”静琬随手将那菊花抽了一枝出来,说:“这花好虽好,可惜开在秋天里。”她随口这么一句,慕容沣忽觉有一丝不祥,但他心中正是欢喜,岔开话问:“这一路上怎么来的,必然十分艰险吧。”静琬怕他担心,“还好啊,一路上都很顺利,就是最后在何家堡受了点惊吓。”慕容沣果然一惊,忙问:“伤着哪里没有?”静琬摇了摇头,眸光流转,笑吟吟的道:“连严大哥都没想到,六少用兵如神,第四师的骑兵团冒雨行军去奇袭颖军,差点将我们三个人当颖军的奸细捉住枪毙。”

  她话说得极俏皮,眼中露出一种孩子气的顽意来,慕容沣含笑望着她,只觉得她整个人都是熠熠生辉,散发出一种绚丽的光彩来,和前不久见着她那种黯然的样子截然相反。他们两个人虽然十来天前刚刚见过一面,可是此番重逢,两个人都有一种恍若梦境的感觉。这才知道古人所谓“今宵剩把银釭照,犹恐相逢在梦中”是怎么样一个心境。

  他们两个这样坐着,都不愿说话似的,虽然并不交谈,但两个人心里都有一种沉静的欢喜,仿佛都愿意就这样两两相望,直到天长地久。最后夜已经深了,他只得起身说:“我先回去,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  静琬送他出去,她的长旗袍拂在脚面上,她穿惯了西式的衣服,这样不合身的旗袍,襟上绣的一朵朵梅花,最寻常不过的图案却有一种旧式的美丽。衣裳的颜色那样喜气,她自己也觉得红滟滟的一直映到酡红的双颊上来。脚下一双软缎绣花鞋,极浅的藕色夹金线,步步生莲。走了这么远的路,终于见着了他,连新鞋穿在脚上都是一种踏实的安稳,虽然未来还是那样未卜,但终究是见着了他,她有一种无可明状的喜悦。

  他在门前停下,说:“我走了。”距得这样近,他身上有好闻的香皂香气,干燥的烟草香气,混着薄荷的淡清,硝药的微呛,他的眼中只有她的身影,如同被蛊惑一样,她的声音低低的:“晚安。”他答了一声“晚安”,她见他打开门,也就往后退了两步,目送他出去。

  他手扶在门把上,突然用力一推,只听咔嚓一声那门又关上了。静琬犹未反应过来,他的吻已经铺天盖地样的落下来,又急又密,她透不过气来,只得用手去揪他的衣领。她像是垂死的人一样无力的挣扎:“不,不行……”可是他不顾了,他什么都不顾了,唯有她是真切的,是他渴望已久的。他差一点失去,可是奇迹样夺了回来。他的呼吸急促的拂过她耳畔,有一种奇异的酥痒,她的身体抵在怀中,四处都是他的气息,都是他的掠夺。

  菊花的香静静的,满室皆是清逸的香气,他想到菊花酒,那样醇的酒里,浸上干的黄山贡菊,一朵朵绽开来,明媚鲜活的绽开来,就像她一样,盛开在自己怀中。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