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书小说电影电视安全中心软件下载励志地图查询
 
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三湘时空
 
您的位置:

第24章

作者:匪我思存     类别:言情小说    出版社:新世界出版社

  静琬只迷迷糊糊朦胧睡着了片刻,旋即又醒来。背心里有涔涔的冷汗,火车还在隆隆的行进,那种单调的铁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,她的手按在胸口上。车窗上垂着窗帘,她坐起来摸索着掀开窗帘,外面只是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兰琴就在她床对面的沙发上打盹,听到声音轻轻叫了声:“夫人。”这个称呼异样的刺耳,她慢慢的垂下手去,兰琴没有听到回应,以为她睡着了,便不再出声。她重新躺下去,在夜里睁大着双眼,那块怀表还放在枕畔,嘀嗒嘀嗒,每一声都像是重重得敲在她心上。这火车像是永远也走不出这沉沉的夜,她想到初次的相遇,他在黑暗中回过头来,眼里隐约闪过的光芒,如同站台上明灭的灯火。

  她蜷着身子,虽然有厚厚的被褥,仍旧觉得侵骨的寒意。夜色这样凝重,像是永远也等不到天明,她疲倦极了,他开了通宵的汽车,她在车上一觉醒来,满天的星子低得要坠到人头上来。那样灿烂的星空下,他的吻缠绵如斯。

  火车沉闷的轰隆声,就像从头上辗过去一样,皮肤一分分的发紧,紧得像绷着的一枝箭,她不能去想那篇启事,一个字都不能去想。侍妾尹氏……权宜所纳……他将她钉在这样的耻辱架上,他这样逼着她,几乎将她逼上绝路去。她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,这恨如同万千虫蚁,在她心间啃噬,令她无法去思考任何问题。只有一个执意若狂的念头,她只要他亲口说一句话。她只要听到他亲口说一句话。

  火车在黄昏时分抵达承州,天零零星星飘着小雪,雪寂寂无声的落在站台上,触地即融,水门汀湿漉漉的,一切都是湿漉漉的。几部汽车停在站台上,车上极薄的一层积雪,正不停的融着水淌下来。所有的旅客都暂时未被允许下车,他们这包厢的门提前打开,兰琴怕她滑倒,小心翼翼的伸手欲搀扶她,她推开兰琴的手,火车的铁扶梯,冰而冷,森森的铁锈气,近乎于血腥的气味。数日来,她的嗓眼里只有这种甜腻令人作呕的味道,似乎随时随地会反胃吐出来。何叙安亲自率人来接她,见她下车立即上前数步,神色依旧恭敬:“夫人路上辛苦了,六少昨天才乘专机赶回来,此时正在下处等着您。”

  何叙安碰了这样不软不硬一个钉子,仍旧微笑应了个:“是”,亲自扶了车门,让静琬上车。汽车风驰电掣,进了城之后驶到一条僻静的斜街,转向一座极大的宅门,他们的汽车只按了一下喇叭,号房里早就出来人开了大铁门,让他们将车一直驶进去。那花园极大,汽车拐了好几个弯,才停在一幢洋楼前。何叙安下车替静琬开了车门。虽然是冬天,花园里高大的松柏苍翠欲滴,进口的一种草地,也仍旧绿茵茵如绒毯。她哪有心思看风景,何叙安含笑道:“尹小姐看看这里可还合意?这是六少专门为尹小姐安排的住处,虽然时间仓促,可是花了不少心思。”静琬只问:“慕容沣呢?”

  何叙安说:“六少在楼上。”引着她走进楼中,一楼大客厅里四处都是金壁辉煌的装饰,落地窗全部垂着华丽的天鹅绒窗帘,用金色的流苏一一束起,法式古董家俱,历经岁月的樱桃木泛着红润如玉的光泽,那沙发上都是堆金锦绣,地下厚厚的地毯,直让人陷到脚踝,布置竟不比大帅府逊色多少。何叙安有意道:“六少说尹小姐喜欢法国家俱,这样仓促的时间,我们很费了一点功夫才弄到。”静琬连眼角也不曾将那些富丽堂皇瞥上一眼,不待指引,直接上楼去,何叙安紧随在左后,轻声道:“尹小姐有话好说,六少是情非得己。”静琬回过头来,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他本来还想先铺垫上几句话,此时觉得她目光一扫,竟似严霜玄冰一样令人不寒而栗。微微一凛,直觉此事不易善罢干休,此时已经到了主卧室之外,他不便再跟随,止住了步子。

  慕容沣心情烦躁,负手在那里踱着步子,只听外面的沈家平叫了声:“六少”,静琬已经径直走进来,她数日未眠,一双大眼睛深深的陷进去,脸颊上泛着异样的潮红。她的身子在微微发抖,身上那件黑丝绒绣梅花旗袍的下摆,便如水波般轻漾。他嘴角微微一动,想说什么,可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静琬上前两步,将手中紧紧攥着的一纸文书往他脸上一摔,声音像是从齿缝间挤出:“慕容沣!”

  他伸手抓住那张纸,一瞥之下才知道是自己与她的婚书。本能般伸手紧紧抓住她的右腕:“静琬,你听我说。”她并不挣扎,只是冷冷瞧着他,他睥睨天下,二十余年来都是予取予求,可是这么一刹那,他竟被她这目光刺痛了。他竟似有一种近乎害怕的感觉,这前所未有的害怕,令他几乎要乱了方寸,她不哭也不闹,只是那样绝决的看着他,他早就想好的一篇话,就在唇边,可是竟然说得那样艰难:“静琬……你要体谅我。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,但我是爱你的,只是眼下不得己要顾全大局。我送你去扶桑,就是不想让你伤心。”

  她唇边浮起一个凄厉的微笑:“侍妾尹氏,权宜所纳。慕容沣,原来你就是这样爱我?”他烦乱而不安:“静琬,你不能不讲道理。我对你怎么样,你难道心里不清楚?你给我三五年时间,现在我和程家联姻,乃是不得己的权宜之计,等我稳定了局面,我马上给你应有的名分。静琬,我说过,要将这天下送到你面前来。”

  她全身都在发抖:“你这样的天下我不稀罕,我只问你一句话,我们的婚约你如今矢口否认,是不是?”

  他紧紧攥着那纸婚书,并不答话,她的手腕就在他的掌心,荏弱得似轻轻一捏就会碎掉:“静琬,我只要你给我三五年时间,到时我一定离婚娶你。”她将手抽回去,一分一分抽回去。唇边的笑意渐渐四散开来,那笑容渐次在脸上缓缓绽放开来,眼底掩不住那种凄厉的森冷:“既然如此,六少,我祝你与程小姐白头偕老。”

  她眼中的疏离令他从心底生出寒意来,他用力想将她搂入怀中:“静琬。”她扬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。他微微一动,终究是不避不躲,只听“啪”清脆一声,他的脸颊上缓缓浮起指痕,她这一掌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踉跄着向前扑去,他紧紧扶住她的脸:“静琬。”他的唇狂乱而热烈,劈头盖脸的落下来,她只有一种厌恶到极点的恶心。拼命的躲闪,他的力气大得惊人,她挣不开,情急之下用力在他唇上一咬,他吃痛之下终于抬起脸,她趁机向他颈中抓去,他只用一只手就压制住了她的双臂。她敌不过他的力气,他的呼吸喷在她脸上,她厌憎到了极点,只有一种翻江倒海似的反胃。曲膝用力向上一撞,他闷哼了一声,向旁边一闪。她的手触到了冰冷的东西,是他腰际皮带上的佩枪,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外一抽,咔嚓一声打开了保险,对准了他。

  他的身体僵在那里,她大口大口喘着气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。他反而镇定下来,慢慢的说:“你今天就一枪打死我得了。静琬,我对不起你,可是我没法子放了你。”

  她的眼泪哗哗的涌出来,模糊的泪光里他的脸遥远而陌生,从前的一切轰然倒塌,那样多的事情,那样多的从前,到了今天,千辛万苦,却原来都是枉然。他说过要爱她一生一世,一生一世那样久,到了现在竟然就止步不前。他伸出手来,扶着她的枪口,一分一分往自己胸口移去,她的手指在发抖,他的手指按在她的手指上:“你开枪,我们一了百了。”

  汹涌的眼泪涌出来,她从来没有这样软弱过,她的嘴角在发抖,喉咙里像是有小刀在割,他的瞳仁里只有她的脸庞,依稀眷恋的看着她,索性将枪口又用力往前一扯:“开枪!”

  冰冷的眼泪淌下去,她哽咽:“你这个混蛋,我有了你的孩子。”

  他的身子一震,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,近在耳畔的轰然击下。他的手一下子滑落,脸上迷惘得像是没有听懂,那眼里起初只有惊诧,渐渐浮起欣喜、爱怜、关切、哀伤、懊恼、迟疑……复杂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这一刹那到底在想什么。他伸手握住那管枪,她的手上再没有半分力气,任由他将枪拿开去。他默默的看着她,眼泪不停的涌出来,她胡乱用手去拭,他试图替她去擦,她身子往后一缩:“走开。”

  他嘴角微动,终于还是默然往后退了一步,她只能听到自己细微的啜泣声,他迟疑的伸出手去,落在她剧烈颤抖的肩膀上。她的脸深深的埋在双臂间,仿佛唯有这种方式可以保护自己。他心乱如麻,她的姿势仍旧是抗拒的,他强迫的将她揽入怀中。她挣扎着仰起满是泪痕的脸,目光里几乎是哀求了。她素来好强,从来没有这样瞧着他,他的心一软,那种细密的抽痛一波波的袭来,如同蚕丝成茧,千丝万缕,一根根缠上来,缠得他透不过气来。他从来没有这样的体会,他的骨肉血脉——她所孕育的他的孩子。这才是世上最要紧的,甚至比江山万里更要紧……他嘴角微微一动,几乎就要脱口答应她。他与她的孩子,他们共同血脉的延续,他的心里汩汩流淌的仿佛不是血,而是一把火,从此后她才是他的,完完全全都是他的。他们的一部分融在一起,此生此世都会在一起。他的目光落在墙上的地图上,那用红色勾勒的出的大片疆域,就是永江以南二十一省的无尽湖山。就这么迟疑的一刹那,她已经尽看在眼里,她打了个寒噤,最后一丝希望便如风中残烛,微芒一闪,却兀自燃成了灰烬。她的整个人都似成了灰烬,室内的汽水管子烧得这样暖,她的全身也是冰冷的,再无一丝暖意。

  她突然反应过来,起身就向门外奔去,刚刚奔出三四步,他已经追上来紧紧箍住她:“静琬,你听我说,我不会委屈你和孩子。程谨之不过有个虚名,你先住在这里,等时机一到,我就接你回家去。”

  她的身体发僵,她几乎是费了全部的力气才转过脸来,舌头也像是发麻,她说的极慢,可是一字一句,极是清晰:“慕容沣,假若你妄想金屋藏娇,那我现在就可以清楚的告诉你,如果我不是你堂堂正正的妻子,这个孩子我绝不会生下来。”他额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老高,他的眼睛也像要噬人一样:“你若是敢动我的孩子,我就叫你后悔一辈子。”

  她的眼里恍惚闪过迷离的笑意,她的声音轻轻的,低微的,像是梦呓一样:“一辈子……”窗外有轻微的风声,零星的雪花扑在玻璃上,瞬间融成小小的水珠。仿佛那日在山间,大片的落叶从头顶跌落下来,乱红如雨,无数的红叶纷纷扬扬的跌落下来,像是无数绞碎的红色绫罗。落叶满阶红不扫,当时她念头只是一闪,忘了这句诗的出处。她紧紧的搂着他的颈子。他一步步上着台阶,每上一步就是微微一震,可是他宽广的肩背像是可以背负她直到永远,他说:“我背着你一辈子。”

  她想起那整首的长歌来,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她忘了,最后一句原来是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她竟然忘了,忘了最后是这样一句。

  脸上的泪还是冷的,她的心也是冷的,死灰一样的冷。西宫南内多秋草,落叶满阶红不扫。那样信誓旦旦的誓言,哪里抵得过事过境迁的满目沧夷?她的一颗心已经彻底的冷了,死了,宛转蛾眉马前死,她亦是死了,对他的一颗心,死了。

  她鄙夷的看着他:“你所谓的一辈子有多久,慕容六少?”

  外面的雪变成了霰子,劈劈啪啪打在玻璃上,急而乱的迸开去,更多的雪霰子敲在窗上,她扑过去打开插销,森冷透骨的寒风呼一声扑在身上,直割得人脸上火辣辣的作痛,风挟着无数的雪粒子打在她身上,密急得令人窒息,四周都是迸开的雪,下面是深不可测的黑,无限诱惑着她,她未及向那无尽的黑暗投去,他已经扑上来抓住了她,将她从窗前拖开。她狂乱的咬在他手上,更重的血腥气涌入口中,他全身绷得紧紧的,可是无论如何就是不放手。温热的血顺着齿间渗入,她再也无法忍受,别过脸去剧烈的呕吐着。

  她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,搜肠刮肚的呕吐,几乎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。他的手垂着,血一滴滴落在地毯上,溅开一朵朵红色的小花。

  她几乎将全身最后的力气都吐光了,喘息而无力的半伏半撑着身体,他用力将她的脸扳起,她的眼里只有绝望的恨意,他呼吸微微急促:“尹静琬,你要是敢再做这样的事,我就叫你的全家人给你陪葬!”

  她撑着身子的手在发抖,她的身体也在瑟瑟发抖,她紧紧咬着唇,几乎就要将自己的嘴唇咬破了。他大声的叫人,沈家平一早避得远远的,过了好一阵子才听见,赶忙过来。慕容沣向窗子一指:“叫人将窗子全部钉死。”目光冷冷的扫过她:“给我看好她,她若少一根头发,我就唯你是问。”

  沈家平见到这种情形,已经明白了几分,连声应是。慕容沣又转过脸来,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掉头摔门而去,沈家平为难而迟疑的叫了声:“夫人。”静琬伏在那里,她的嘴角还有他的血,她伸出手来拭去,又一阵恶心翻上来,摸索着扶着床柱子,软弱得几乎站不起来。沈家平见状,觉得十分不便,叫进兰琴来将她扶起。她脸上还洇着不健康的潮红,可心里那种不闻不问的狂热已经隐退,她渐渐的清醒过来。她做了傻事,她竟然将自己弄到如此不堪的地步。

  兰琴打水来给她洗脸,她任由兰琴用滚烫的毛巾按在她额上。毛巾的热给她一点温暖,她用发抖的手接过毛巾去,慢慢的拭净脸上的泪痕。兰琴拿了粉盒与法国香膏来,说:“还是扑一点粉吧,您的脸色这样不好。”她无意识的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眼睛已经深深的陷了下去,像是孤伶伶的鬼魂一样,更像是失了灵魂的空蜕。她将那毛巾又重重的按在脸上,连最后一点热气都没有了,微凉的,湿重的,不,她绝不会就这样。

  侍卫们已经拿了锤钉之类的东西进来,砰砰的钉着窗子。外面夜色深重,只听见北风如吼,雪嘶嘶的下着。



 
 
   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

三湘时空 版权所有!Copyright © www.952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