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《隋宫》


《隋宫》
作者:李商隐

乘兴南游不戒严,九重谁省谏书函。
春风举国裁宫锦,半作障泥半作帆。


注解:
1、九重:指皇帝所居。
2、障泥:马鞯。
3、隋宫:指隋炀帝杨广为游乐而修建的江都宫等,故址在今江苏扬州市西北。此外尚有隋苑。
4、南游:隋炀帝为满足其荒淫享乐的欲望,曾多次巡游江都。不戒严:古代皇帝外出,要实行戒严,隋炀帝南游,为显示天下太平了自己的华贵气派,不加戒严。
5、九重:皇帝所居的深宫,这里指隋炀帝。省(xing醒):省察。谏书函:函封的谏书。大业十二年(616)七月,隋炀帝三游江都,当时各地农民纷纷起义,奉信郎崔民象,王爱仁先后上书劝谏,都被杀。
6、举国:全国。宫锦:按照宫廷规定的格式织成的锦缎。
7、障泥:马鞯,垫在马鞍下,垂于马背两侧以挡泥土。

韵译:
隋炀帝为南游江都不顾安全,
九重宫中有谁理会劝谏书函。
春游中全国裁制的绫罗锦缎,
一半作御马障泥一半作船帆。

赏析:

这首七绝讽刺了隋炀帝的奢侈昏淫。诗选取典型题材,揭露炀帝纵欲拒谏,不顾国家安危和人民死活的丑恶本质,暗示隋朝灭亡的难免。开头两句点出南游的一意孤行,绘出独夫民贼的嘴脸。三、四句借制锦帆点化耗尽民力之罪。语简意赅,贬刺颇深。

  这是一首咏史的诗作,全诗叙议结合,充分表现了隋炀帝的奢侈淫逸和昏庸残暴,在历史上众多的讽喻诗中,不失为一篇上乘之作。

  诗歌所咏的隋宫,指隋炀帝在江都(现在的江苏扬州市)建的江都、显福、临江等行宫。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隋炀帝从大业元年至十二年(公元605--616)三次游江都,他乘坐的龙舟起楼四层,高指云天;其余船只,首尾相接,头尾长达二百余里,仅拉船的士兵,就用了八万多人,其奢侈淫逸,可见一斑。

  这首七绝的第一句,极写隋炀帝由荒淫而到智昏、不顾常理的地步。他在耗费巨大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凿通大运河以后,一而再,再而三地“乘兴南游”,句中“不戒严”三字,活脱脱勾画出隋炀帝乐其所乐,不顾一切,得意至于忘形的心态。

  第二句续写隋炀帝的昏庸殘暴,隋炀帝因奢侈淫逸而昏庸殘暴,而昏庸殘暴的德行,又促其奢侈淫逸——这两者是互为因果的。句中的“九重”,指皇帝住的地方;谁省(xing),即谁悟。“谁”,实指隋炀帝,当时他手下的官员如崔民象等人,目睹各地民不聊生、发生动乱的情况,曾上表劝谏隋炀帝戒奢节俭,结果被杀。这句看上去像反诘口气,实为陈述;“谁省”二字,很有力度,隋炀帝根本不把属下的劝谏放在眼里,诗句从这一特定角度,概写隋炀帝冒天下之大不韪,完全不顾民心的向背,一意孤行、昏暴腐朽的行径。

  最后两句,写隋炀帝南游时,竭尽全国财力,把贵重的宫锦用作马鞯、船帆。宫锦,按照宫廷制定的规格而织的锦缎;障泥,即马鞯,用它垫在鞍上和垂在马背两旁以障泥土,所以叫障泥。这两句诗兼用铺写、夸张、讽刺的手法,意境深远:且看春风似剪刀,裁尽全国宫锦用作南游的马鞯和船帆,民脂民膏竟被如此挥霍、作践;而普天之下的百姓,由水路(运河一带)进而到陆路,都遭到隋炀帝南游人马的骚扰,简直落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。那潜在的灭国的危机,那澎湃的覆舟之水,毕见于读者眼底!

  这首咏史诗,在宛转中显出严正气象,它深刻揭示了隋王朝灭亡的历史原因;借古讽今,是令晚唐君王寝食不安的,诗人另有一首也题作《隋宫》的七律诗,诗中也写到隋炀帝的南游——隋炀帝的帝位被李唐取代,方才终止他的龙舟的漫游,与这首七绝一样,写得极为灵动而含蓄,极富讽刺意味。



 
唐诗三百首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