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《春雨》


《春雨》
作者:李商隐

怅卧新春白袷衣,白门寥落意多违。
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。
远路应悲春晼晚,残宵犹得梦依稀。
玉珰缄札何由达,万里云罗一雁飞。


注解:
白袷衣:即白夹衣,唐人以白衫为闲居便服。
白门:指今江苏南京市。
云罗:云片如罗纹。
红楼:华美的楼房,多指女子的住处。
珠泊:珠帘,此处比喻雨丝。
晼晚:夕阳西下的光景,此处还蕴涵年复一年、人老珠黄之意。
玉珰:耳珠。

韵译:
新春,我穿着白夹衣怅然地卧床;
幽会的白门冷落了,我心中惘然。
隔着雨丝凝视红楼,我倍觉冷寂;
珠箔般雨滴飘打灯笼,独自归返。
你在远路,到春晚应更悲凄伤感?
只有残宵能梦中聚首,依稀空泛。
耳环情书已备好,怎么才能送达;
我寄希望于万里云中,那只孤雁。


赏析:

  这是一首情诗。春雨潇潇,情丝缭绕。春雨中望着对方居住过的经红楼,对伊人思念之情宛若雨丝,飘飘袅袅。而引发出许多怀思的情愫,有追思、有梦境、有挚情、有画意,极尽情思之苦,最后连情书都无法寄出,更可知这种思念的无奈而又无尽。

这首诗是借助飘洒迷朦的春雨,抒发怅念远方恋人的情绪。开头先点明时令,再写旧地重寻之凄怆,继而写隔雨望楼,寻访落空之迷茫,终而只有相思相梦,缄札寄情。一步紧逼一步,怅念之情恰似雨丝不绝如缕。诗的意境、感情、色调、气氛都是十分清晰明丽,优美动人。红楼隔雨与珠箔飘灯二句,简直是一幅色彩明丽的图画。

  句解

  怅卧新春白袷衣,白门寥落意多违。

  “白袷衣”,闲居时的便服。“白门”,金陵的别称,即今天的南京。南朝乐府民歌《杨叛儿》说:“暂出白门前,杨柳可藏乌。欢作沉水香,侬作博山炉”,讲的是男女欢会。后人常用“白门”指代男女幽会之地。新春的夜晚,诗人和衣而卧,情绪甚是低落。为什么呢?因为昔日与恋人欢会的地方如今已经寂寞冷清。也就是说,佳人已去,相会无期。爱情的失落,真是让人苦恼伤心啊!

  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。

  这两句是诗人追述重寻旧地的情形。春雨潇潇,诗人来到恋人住过的红楼前,隔着迷蒙细雨远远地望去,始终没有走近。曾经让他感到亲切温存的红楼,如今是那样地凄冷。究竟是雨冷,还是心冷,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了。在这红楼前,他不知站了有多久,最终只能怏怏归去。此时,雨仍不停地下着,在灯光的映照下,犹如风中飘荡的珠帘。走在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,说不出的失落,说不出的凄凉。

  “珠箔”,即珠帘,这里喻指雨帘。在意象上,“红楼”和“珠箔”给人以华丽的感觉,暗示着曾经深情缱绻的生活;而一“隔雨”、一“飘灯”,意境就变得朦胧起来。红楼的色彩是温暖的,但隔雨怅望反觉其冷;珠箔是明丽的,却是灯影前对雨帘的幻觉,这极细微地写出诗人寥落而又迷茫的心理状态。这一联,可谓境界全出,情韵悠长,于典丽之中见凄冷,于空蒙之中见感伤。 远路应悲春晼晚,残宵犹得梦依稀

  “晼晚”,形容黄昏时分暮色苍茫的景象。“依稀”,形容梦境的忧伤迷离。此联前一句是替对方设想,意思是:在远方的那人面对日暮春晚,也应触动悲愁吧。后一句是说:只有在残夜的短梦中,我才依稀可以见到她。

  相思刻骨,而至入梦。闭上眼她分明在前,睁开眼却什么都没有。残宵梦醒,怎不叫人伤心断肠?“犹得”,尚且可得、侥幸而得的意思。在这里,我们分明感受到诗人那浓得化不开的惆怅与思念之情。

  玉珰缄札何由达?万里云罗一雁飞。

  “玉珰”,是用玉做的耳坠,古代常用环佩、玉珰一类的饰物作为男女定情的信物。“缄札”,指书信。“云罗”,阴云密布如罗网,比喻路途艰难。强烈的思念让诗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他要修书一封,将自己的爱恋、痛苦告诉对方。末了,仍觉意犹未尽,附上爱情的信物玉坠。然而,猛一转念,路途遥遥,阻碍重重,书信和玉坠怎样才能送到她的手里?且看窗外,阴云万里,有一只失群的大雁在哀哀地飞。都说飞雁传书,可它能穿过这如同罗网一般的厚厚云天吗?

  评解

  李商隐的爱情诗含蓄蕴藉、幽美凄艳。他致力于情思意绪的体验、把握与再现,用幽微隐约、迂回曲折的方式,将心中的朦胧意绪转化为恍惚迷离的意象。他善用哀婉的情调、美丽的意象与辞采,表达复杂的心绪。在这首诗中,红楼、珠箔、春雨、灯影等意象,加上迷茫的心境、依稀的梦境,使诗境凄美幽约;春晚日暮和云罗万里,则烘托出离别的寥落、思念的深挚。

  同时,李商隐的爱情诗内涵极为丰厚,决不仅仅围绕单一的情绪反复吟唱,而是虚虚实实,忽此忽彼,或今或昔,一重情思套着另一重情思。将难言的情感表现得生动而丰富,却又让人只可意会,难以言传。



 
唐诗三百首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