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《玉阶怨》


《玉阶怨》
作者:李白

玉阶生白露,夜久侵罗袜。
却下水晶帘,玲珑望秋月。


注解:
1、罗袜:丝织品做的袜子。
2、却下:还下。
3、玲珑句:虽下帘仍望月而待,以至不能成眠。

韵译:
玉砌的台阶已滋生了白露,
夜深伫立露水侵湿了罗袜。
我只好入室垂下水晶帘子,
独自隔帘仰望玲珑的秋月。

赏析:

乐府《玉阶怨》多咏被幽禁宫女之幽怨的乐曲。诗虽以怨标题,却不露怨字,。首二句写独立玉阶,露侵罗袜,更深夜浓,久待落空,怨情之深,如注如诉;后二句写无可奈何,入室垂帘,隔窗望月,愈衬孤寂。无独乎?无怨乎?诗不正面涂抹,却从反面点妆,字少而情多,委婉而入微,余音袅袅,不绝如缕。

  诗如其人。李白性格豪放。作品风格飘逸。但也并不是像王安石说的那样“其格止于此而已,不知变也”。(王若虚《滹南涛话》引)这首《玉阶怨》就不能说是“豪放飘逸”(同上)的。谢脁是六朝齐最优秀的诗人,李白视之如楷模,他也曾写过一首《玉阶怨》,其诗曰:“夕殿下珠帘,流莹飞复息。长夜缝罗衣,思君此何极。”这两首《玉阶怨》,诗风有所不同,谢诗直露,李诗含蓄。历代对李白这首短诗的评论,说法不尽相同,但大多是从其多情委婉方面加以肯定和赞扬的,比如:

  宋范晞文《对床夜语》卷四谓此诗“备婉娈之深情。”

  明高棅《唐诗品汇》卷三十力引萧士赞云:“此篇无一字言怨而隐然幽怨之意见于言外。”

  清沈德潜《唐诗别裁》四:“妙在不明说怨。”

  近人俞陛云《诗境浅说续编》:“题为玉阶怨,其写怨意,不在表面,而在空际。第二句云,露侵罗袜,则空庭之久立可知。第三句云,却下晶帘,则羊车之绝望可知。第四句云隔帘望月,则虚帷之孤影可知。不言怨而怨自深矣。”

  近三、四十年以来的有关论著对此诗的解说大致与前述相同,这里选录以下二例:

  此在明处白描思妇之动作,而暗点一怨字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倘如续之以“良人去未归,此怨无消歇”两句,点出一怨字,辄转貽蛇足之讥。(傅庚生《中国文学欣赏举隅》)

  但写动作不着抒情字面,而无限深情自在其中。试想望月阶前,白露侵袜,室外不耐寒,入室下帘,犹望之不已。则此秋月玲珑实寓怀人之痴想在。(周本淳《唐人绝句类选》)

  在李白的诗集中,这旨诗虽无法系年,但从其内容推断,当是写于作者在长安翰林供奉时期,也就是公元七四二至七四四年,此时李白四十余岁,作为皇帝的文学侍臣,他对宫廷生活是熟悉的。他的其他同类题材的小诗,像《长门怨》、《妾薄命》、《怨词》等大致都是在长安时期写的,至少是写的他在这一时期所耳闻目睹的宫女的不幸遭遇。所以这首诗中隐而不发的怨恨,不大可能是针对“去未归”的平民女子的丈夫(旧称良人),而是对占有后宫粉黛数以千计的皇帝本人的腹诽心谤,俞老先生称之为“羊车之绝望”。所谓羊车,这里指宫廷中羊拉的小车。据《晋书·胡贵嫔传》:“(武帝)并宠者众,帝莫知所适,常乘羊车,恣其所之,至便宴请。宫人乃取竹叶插户,盐汁洒地以引帝车。”李白笔下的那个在玉阶前等待至夜深露降,寒气侵透罗袜,仍不见皇帝踪影,无可奈何地放下帏帘,进入室内,又隔帘望月的痴心宫女。不正是以竹叶、盐汁引帝车的宫人的写照吗?

  就题材来说,这是一首常见的宫怨诗。玉饰台阶,足着罗袜,悬挂水晶帘,可见居室、器物的豪华和考究。即便如此,宫人依然夜不能寐,精神上很痛苦。她透过明澈的帏帘遥望秋月,岂不是仍在等待羊车的幸临!短短的四句诗,对腐朽的宫廷制度的暴露却是那么淋漓尽致,使读者对受害的宫人不由得洒下一掬同情的泪水,于言外收到了强烈的艺术效果。尽管李白传世的佳作很多,这首小诗却是别具一格的名篇。

  注释:
  [1]水精:即水晶。
  [2]玲珑:秋月明亮的样子。



 
唐诗三百首下载